Platonic Kill

Too late to tell.

Steve和Bucky十件無能為力的事

Warning:

1.Captain America1+2劇情,從Steve和Bucky,到隊長和冬兵,再到Steve和Bucky這樣跳躍的時間軸

2.片段滅文法,有點像是紀錄靈感的東西

3.Bucky的瞳色採用了電影裡的,如果不是384我恐怕不會這麼愛冬兵:3



1. 沒有選擇的出身


  猩紅熱、風濕熱、哮喘、傷寒、心臟病……,第五次由健檢報告所下的宣判。在停止嘗試之前,他會不斷向命運上訴。他沒有怨恨過,Steve知道有些東西得靠自己去爭取。

  所以當Bucky不知道第幾次將Steve從暗巷中撈出來,Steve也沒有改變過他的看法。

  「我們要去哪?」他擦著嘴角,看著Bucky頭上的軍帽朝一邊歪斜,他懂Bucky那些小把戲。

  「未來。」Bucky將未來博覽會的宣傳單遞給他。



2. 別人的嘲笑


  Steve以為自己有些改變了世界就會不一樣。事實是現實不會向他伸出援手,他置身夢寐以求的軍中,卻只是隻踩著單輪譁眾取寵的小丑,他畫在筆記本上的猴子朝他咧開嘴角:作為一個什麼都做不到的人,你還真是恪忠本份。

  Erskine博士的字句還烙印在心,最終炸開成血花。  



3. 倒向你的牆


  Steve並不知道Bucky暗地裡作的那些勾當。儘管是為了國家,為了咆哮部隊,為了Steve,Bucky也會守口如瓶。這些特殊的任務始於咆哮部隊的第一次行動,他被Phillips上校找去,並且下達了對他一個人的指令。一開始Bucky對於連Steve也不能透露這點十分反彈,但他很快的理解到Steve並不是什麼尋常的士兵,也許他在Bucky面前只是一個挨打也不知道要逃跑的布魯克林小伙,但在全國人民面前的Steve Rogers除了是美國隊長,還是美利堅的golden boy。如果Bucky知道自己之於Steve的重要性,他就不會將這些小祕密和他的朋友分享,而Bucky正是最了解這點的人。

  你必須成為依附在光下的影子,for all of us。Bucky對自己說。

  Phillips上校鷹隼般的眼神在字跡潦草的報告以及Bucky間巡視,他眼角刻著軍人的紀律,堅毅的下巴線條仰起,Bucky俯視著長官,卻像被摁在椅子上般被盯得動彈不得。「我哪裡做得不好嗎?」Bucky睜大雙眼,這讓Phillips上校興起想叫他滾回高中教室上課的情緒,Bucky並非軟弱,而是太年輕,他的長官如此認為。直至Bucky從九頭蛇被迎救出來後,他的身上有某些純粹的東西悄然蛻變,Phillips上校說不出那是好是壞。

  「Barnes中士,」Phillips上校揚揚手中的紙張,嚴肅地看著Bucky,「你很年輕,且勇猛無畏。你身上有許多其他士兵沒有的特質,107部隊很榮幸能得到你。然而我從你的眼神中感受到動搖,你既不害怕死亡,還有什麼能讓你退縮?」這世界本不該如此,讓前程光明的年輕人到戰地裡去送死,卻養肥在國會裡的那群議員。然而Phillips上校不會同情他們,這是他們生在這個時代的宿命,先人不會死而復生,沒有人會替現在的你挺身而出。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長官。」

  「信念(faith),Barnes中士。」Phillips上校回答,「一個沒有信念的士兵,絕望很快就會找上他。聽著,中士。這不是什麼夏令營隊,你可以選擇不幹,或者是繼續當美國隊長最強的後盾。」

  「為了美利堅,為了Captain Rogers,我可以做任何的事。」Bucky離開Phillips上校的軍帳,他用力按上胸口,懸在胸前的狗牌被體溫熨熱,他隔著衣物抓起那塊硬物,緊緊地攢在手中。

  夜晚Bucky讓背脊在床板上摩娑,他思考著長官的話,耳邊迴盪著戰俘的嚎叫。汗水在他的額面、鼻尖冒出,就像鮮血噴濺在臉上令他感到不適。Bucky抓起扔在床板上的衣服在臉上胡亂一抹,他不想吵醒Steve,沒穿鞋就溜出房門。他小心避開站哨的衛兵,溜到後方樹林裡隨便找塊空地席地而坐,挫敗地將臉埋在膝蓋中間。

  幾乎就要這麼睡著的同時Bucky聽到一些踩在枯葉上的窸窣聲,他立刻暴跳起來抽出藏在軍靴裡的匕首,卻除了布料外什麼也沒摸到,他暗罵一聲蠢,在已經微亮的天色下尋找腳邊可供他防衛的石塊。

  「Bucky?」有些凌亂的金髮,伴隨著熟悉的聲音,Bucky看見那雙的藍色眼睛後放鬆下來。

  「你在這裡幹嘛?」Bucky問。

  「這是我要說的話。」Steve翻翻白眼,但立即恢復神色,他有些擔憂地看著Bucky,「出了什麼事?」

  「我只是睡不著,如此而已,」Bucky故作輕鬆地聳聳肩,他的視線落在Steve比他高出一截的肩線上,白色棉質上衣包裹住的肌肉蘊含著力量,保護所有人的力量。「人總一些惡夢想要獨自面對。」不想繼續談論的意味很明顯,Bucky祈禱著他最好不要再追問下去。

  「你正在受什麼折磨,而我卻無能為力。」Bucky捏緊自己的拳頭,因為他發誓過誰膽敢讓Steve露出這樣的表情他絕對會將那個傢伙打得滿地找牙。「你以為我會視而不見?」

  有一秒的時間Bucky認為他正在做的事Steve並不是全然不知,認知到這點的同時五臟六腑像是被扔到冰水裡般開始緊縮,他靠著身後的幹木仰頭看著天光。「你會的,Cap。追尋目的總是伴隨著某種犧牲。我們都一樣。」



4. 離你而去的人

  那個混球,是唯一一個可以在任何一條破舊的巷子找到被痛打的我的人。他住在我家附近,那個時候的他可神勇了,可以一個人揍扁那些比他大的孩子。我小的時候因為又瘦又小,差不多就像是妳剛認識我的那樣,只是更矮一點,沒有比我更適合當霸凌的對象了。我不怕那些惡棍,他們只是一群被爸媽寵壞的小霸王——今天要怎麼樣讓Rogers嚇到屁滾尿流?你看到上次青蛙在他手上炸開的樣子嗎——我替那個小生命感到愧疚,只因他們覺得捉弄我很好玩。有一次我又被找上麻煩了,我被幾個高年級的孩子騙到學校的回收場裡,他們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把我鎖在裡面,直到太陽下山我都沒能脫困。第一個找到我的不是媽媽,Bucky爬過那個足足有三個他那麼高的鐵絲網,落在我腳邊,暴怒的吼著告訴我他明天一定要打扁那些欺負我的人。我抱著Bucky的腰嚎啕大哭,那簡直把他嚇傻了,因為他從來沒看我哭過。我那個時候很害怕,要是他從那上面摔下來怎麼辦。我好幾天不和他說話,他因此和我大吵了一架。我們冷戰了像是有一輩子那麼長,對兩個整天形影不離的小鬼來說,三四天就像是一輩子了。我感到後悔,甚至有個卑鄙的念頭想要故意挨揍,看他會不會出現救我,他一次也沒把我落下。

  時間過得很快,大戰爆發。身強體健的Bucky從軍了,我想追隨他的腳步,偽造了各種資料,只為了加入軍隊。他說我只是想證明我自己,他也許是對的。他啊總是不會規矩地戴好軍帽,像隻花蝴蝶似的在女孩子間周旋。他費心的準備了很多次的double date,我明白他是為了自己,但他就算是為了自己,他也會替他的好友算上一份。

  注射血清之後,我一度很迷惘,不曉得自己的方向。但聽到107兵團被俘的消息,我才像是當頭棒喝般驚醒過來,因而搭上妳和Howard的營救行動,那次我替我自己帶回了Bucky。後來我們甚至還一起成為咆哮部隊的一員,一起併肩作戰,這是我一直想要的。儘管我後來知道他都在幫長官做些上不了檯面的活,我對他的看法也沒有絲毫改變。

  我剛才是怎麼說的,Peggy?他一次也沒把我落下,是我沒抓緊他的手。



5. 永遠的過去


  Steve去了自己的紀念展。這種感覺有點古怪,就像是在教科書中看見自己的名字。他看見許多令人懷念的面孔,咆哮部隊、Phillips上校、Peggy,還有Bucky。

  『喂、你可不可以不要看到我就笑?』

  Steve眨眨眼,看見畫面裡的Bucky對著畫面裡的Steve說。

  『我今天才知道你長得這麼有喜感。』

  『這很嚴肅,Rogers,你最好認真一點。』

  『不要告訴我你在學Phillips上校——』

  Steve都忘了,在那樣艱難的年代,他們還可以那樣笑著。

  Bucky死了,他沒有。繼續作為Steve Rogers活著。



6. 流逝的時間


  七十年的時間很長,長到可以結束一個戰爭,再挑起無數個。七十年的時間很短,短到像是睡了一覺,只是當你醒來,世界就不一樣了。七十年讓他鍾愛的女孩花白了頭髮,黑膠唱片刮花了時間,再也不能演奏出一支完整的舞曲。Steve曾幻想著Peggy的紅色舞裙,旋轉時會在另人沉醉的氣氛中,劃成一個完整的圓。他會接住她的腰,小心翼翼不要踩到她的腳,Steve會接受Peggy的引導,一步、一步踏著。越過Peggy的肩,他也許可以看到Bucky攬著一個女孩,還有那雙盈滿笑意的眼睛。

  人類只有一次1945年,時光無法回溯,歷史卻會重演。



7. 不可避免的死亡


  Nick Fury的死將他們逼上絕路,獵鷹、Natasha和他在公路上被襲擊。冬兵的金屬手臂扯掉了汽車方向盤,他們的車失速衝撞成一塊廢鐵。

  而後混戰、槍林彈雨,Steve扯掉了冬兵的面罩後,一個活在心底鬼魂的模樣浮現。他撕開往昔的忠誠,在懸崖落下他的過去。

  他是他,卻不再是他。



8. 無可奈何的遺忘 


  記憶清除後的冬兵再度出現在Pierce家中,這次沒有礙事的女傭。Pierce也沒有再像上次一樣問他要不要牛奶。

  「所有反抗者。」Pierce說,「你知道該怎麼做。」



9. 莫名其妙的孤獨


  他遊蕩在廢棄的建築物內。刺客擅於潛伏及偽裝,冬兵明白這樣的躲藏過不久後就會暴露在九頭蛇餘黨的追蹤下。他抗拒再回到冰冷的棺槨裡,那裡沒有他想知道的東西。冬兵也漸漸了解到他做為殺人機器的事實,他無法思考這件事,執行任務是他知道且唯一會做的,背後的原因他不需要知道、也沒有興趣,只要完成它就好。直到冬兵救了那個把他誤認成另一個男人的人,不是他想起了什麼,不是對他的任務起了惻隱之心,冬兵認為那個男人一定會起些關鍵的作用。

  入夜的氣溫急劇下降,冬兵觀察粗大白柱下的一隻幼貓很久了。小傢伙被遺棄了,附近沒有母貓的蹤跡,細瘦的四肢顫巍巍地撐著身子,和他腦中的某些色塊重疊,這種感覺很熟悉,冬兵想不起來。

  幼貓拉耷著雙耳,尖細而微弱的叫著。冬兵走過去撈起薑黃色的小傢伙,一人一貓縮在角落,牠被擱在冬兵肚子上,輕薄的胸膛起伏著,眼睛半瞇。

  牠會死,或許活不過今晚,冬兵判斷。冰冷的左手指纏上幼貓的脖子,稍稍使力就可以掐熄生命之火,結束牠的痛苦,就像一直以來他做的一樣。痛苦是什麼樣?幼貓在他手中吃力地翻滾,像是查覺到死亡的迫近。

  有那麼一刻他想就這麼走出去,該發生的就讓他發生。死亡,或者什麼別的。冬兵鬆開幼貓,讓牠滾到大腿上。他靜坐了一會,保有人類溫度的右手撫摸的幼貓的皮毛。外頭開始下雨,他將幼貓裝進外套內的暗袋,剛好可以露出一顆頭顱。冬兵戴上棒球帽,蓋上帽兜,走出他的牢籠。


  冬兵記得這一帶的建築格局。幾周前他才在這裡暗殺了神盾局局長,碰上了難纏的阻礙。曾經是標的物的那層公寓燈暗了,冬兵墊了墊沉重的口袋,一個高大的人擋住了他的去路。冬兵失誤了,被無聲無息的接近絕對算得上他的奇恥大辱。

  「淋雨是你的愛好?」Target——Mission——Steve Rogers——Whatever,冬兵瞪著他,接著掏出口袋裡奄奄一息的幼貓。

  「牠快死了。」

  Steve有些不知所措的接過。

  十五分鐘後他撿了兩個活生生的東西進他的公寓。



10. 不可救藥的喜歡


  「Bucky?」

  「You've got a milk moustache. (牛奶鬍子)」Bucky的笑聲像泡沫破碎在字裡行間,他笑得有些緊張,像是他第一次這麼做似的。

  Steve放下牛奶盒,看著Bucky穿著他的棉質長褲滑到他眼前,臂膀被抓住了,右肩上的那隻金屬手臂只是很快的碰了一下後觸電般地收回。Steve想要抓住它,Bucky躲開了。

  「嘿,」他說,成功的把Steve的注意力鎖在冰藍色的眼睛裡頭,Bucky湊上去舔舔唇上方那片甜蜜的地方。然後,當然,他們找回對方的唇瓣,開始接吻。

  只是很單純的貼在一起,誰也沒有輕舉妄動。他們呼吸著對方的鼻息,直到小貓的尾巴掃過Bucky的小腿,他才把Steve推開。

  「這太奇怪了。」他喃喃地道。

  「不舒服嗎?」Steve的手擱在他腰上。Bucky搖搖頭,「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Steve則用另一個吻回應他。


--

草草紀錄完畢會寫的大概就是那個貓咪梗(被扔橘子)

评论(2)
热度(33)
  1. 漠北阏氏Platonic Kill 转载了此文字

© Platonic K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