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nic Kill

Too late to tell.

[BDS×TWD] I can see you awake anytime in my head.

Works:The Boondock Saints×The Walking Dead Crossover

Pairing:Connor/Daryl

Warning:混同、角色死亡、粗口、精神汙染

——我這孱弱之人能乞求什麼?連正直的人也幾乎無法倖免之時,我又能向誰申訴?


- Requiem‧II Sequenz‧Quid sum miser



  Daryl正以自己沒有留意到的方式,緩慢地謀殺Connor。


  那場荒謬劇般的相遇後已經過了一周,Daryl完全沒有料想到自己仍舊和他一起行動,這個行為完全不可理喻、操著口音自詡為聖徒的愛爾蘭瘋子——救了他一命。當時他可說是弓盡援絕的情況下闖進了Connor的處刑現場,跪在他身前的男人死狀悽慘地倒下,Connor一抬眼便射穿了尾隨在Daryl身後的行屍。

  Connor快步邁向他的樣子像頭發狂邊緣的野獸,他的褐髮凌亂著,雙眼佈滿血絲,這個陌生的男人彷彿遇見救贖般用盡全力抱住Daryl,崩潰的反覆唸著一個不屬於Daryl的名字,還在體內流竄的腎上腺素讓Daryl立刻反應過來,他猛踢Connor的脛骨讓他吃痛地跪下,並順勢將前幾秒還是救命恩人的傢伙摔出兩米以外,他甚至忘了對方手上還握著槍。

  顯然Connor是將他誤認成別的隨便什麼人,Daryl煩躁地想著要怎麼讓這個瘋子認清現實的時候,Connor向他道了歉。他說Daryl長得很像一個他認識的人,他已經死了,那個人是他的血脈兄弟。若要說起來,擁有相似經歷的人太多了,Daryl一向沒有興趣像組成互助小組那樣互相取暖,如果他還想生存下去,他就不能被過去絆住。然而他沒有趕走Connor,或是自己離去,這是Daryl犯的第一個錯誤。

  Daryl說不出Connor是哪裡不對勁,他是失去了Merle,但他依然活著,而Connor就像是一個被時間遺忘的人,他會開玩笑,會說起他的兄弟Murphy,然而他並沒有走出Murphy死亡的那一刻,除了沒有感染能力和長得人模人樣之外,和行屍並沒有兩樣。

-

  如果他有酒的話,Connor會把自己灌醉的。世局不再相同,他甚至沒有辦法找個小酒館將自己扔進去溺斃在酒精中。

  第一次在教堂裡見到Daryl,他實在太震驚了。他甚至沒理會腦中那個拼命叫囂著他不是Murphy的聲音,他順從內心的渴望去將那個顯然素昧平生的男人擁進懷中。Connor並不是真的誤認了Daryl,Murphy在他懷中死去的感受就像是身體中了彈,你無法去說服自己那不曾發生。

  Daryl不像Murphy,除了那張該死幾乎完全相同的臉外,他們就是兩個不同的人。這對Connor並非是種解脫,他沉沉睡去,被惡夢驚醒或被人喚醒,他總要看見Murphy一次又一次在他腦中甦醒,然後了然的內心會再次提醒Connor,你已經失去他了。Connor無法暫時忘卻Murphy,等他平靜一些後再來舔舐傷口。Daryl讓他無法這麼做。

  正因Connor表現得十足像是個PTSD患者,Daryl無法不去在意他的精神變化。一次的脫困當中Connor險些擊中了Daryl,然而那顆子彈還是越過他打在行屍上,正當他回頭想飆他一句髒話時,他發現Connor握槍的手正在顫抖,並且搖搖欲墜。Daryl想也沒想就朝Connor伸出手,Connor像是被冒犯似地瞪著他。

  Daryl接著犯了第二個錯誤。

  「把你的槍給我。」Daryl說,至少努力克制著不要用吼的,並且讓自己看上去擔憂多於怒火一些。

  如果Connor剛才只是被冒犯,那他現在真的發火了,「什麼?」他惡狠狠地問,Daryl沒有資格向他要這把槍,尤其是Daryl。

  「你會害死我的,操!停止再假裝你很好了,你我都知道根本沒有那一回事。」

  「你在說什麼蠢話?你這是要我手無寸鐵的去送死!」Connor的頸部肌肉緊繃著,他看起來隨時都會衝上去將Daryl給摁倒在地痛揍一頓。

  「如果你在擔心那些行屍,我一個人就夠了。」

  「Wow!現在是哪個瘋子想要扮演救世主啦。」

  「你才是瘋子,我第一次見到你時你操他媽的在殺人!你以為你能存活,能扮演上帝,但看看你的周圍,你還剩下什麼?」Daryl毫無顧慮地走向Connor,將十字弩扔在腳邊。

  「你想知道我看到什麼?」Connor緩慢地說,他看著Daryl和Murphy如出一轍的褐色眼睛,打從心底覺得上帝和他開了一個惡質的玩笑,「你。和我一樣,什麼都沒剩下。」

  Daryl先動手了。揮在Connor臉上的一拳讓他朝作用力的方向踉蹌,Connor手中沉重的槍落地,他們開始扭打成一團,毫無章法及策略,拳頭互不相讓地砸在彼此身上,像是他們都想找個理由好好幹上一架。Daryl和Connor雙雙倒在地上,Daryl的雙腿固定住Connor的身體,雙手圈著頸部猛然收力,Connor痛苦地發出呻吟,視線模糊之際想要去搆掉在一旁的槍,Daryl伸出一隻腳將槍枝掃開。少了箝制的力量讓Connor得以掙脫出Daryl,他們一同撲向那把槍,Connor更快一些,他抄槍的速度讓Daryl來不及反應,他被Connor壓制在身下,汗水流進Daryl的眼裡刺痛雙目,在恢復視線前先行感受到冰冷的槍管抵上他的前額,Connor跨坐在他身上,手指扣在扳機上,表情寫滿痛苦。

  「你為什麼總是這樣?」Connor哽咽地問,「你還要逼我多少次?」

  Daryl緊閉著嘴,胸膛劇烈起伏著。Connor看著Daryl的神情很陌生,像是透過他的眼神去望著另一個人。Daryl意識到他是在跟死去的人說話,並且立刻明白發生在Connor和Murphy身上的所有事。

  「I'm sorry, Connor.」Daryl甚至不敢確定Connor會不會動手,Daryl完全不了解Connor,儘管他失去了Merle,Connor失去了Murphy,他還是不懂他。「It' me.」

  「Murphy?」Connor的聲音顫抖地問,冀望著眼前這個人能給他一個奇蹟。

  「It's Daryl.」

  「Daryl.」

  Connor垂下手後鬆開,槍枝滑過Daryl的腹部落在地上。他俯下身,唇瓣貼上Daryl被汗水浸溼的臉龐後輕巧的移開,他將額面抵在Daryl的肩上,Daryl騰出一隻手放在他的背上。

  他們各自陷入自己的情緒中良久,直到Connor起身拉起Daryl,他們一前一後回到林間,沒有人再開口說話。

  Daryl坐在溪邊清洗他的十字弩,Connor在他不遠處脫個精光,甚至破天荒地游起泳來。Daryl看到他身上許多各式的紋身,他從不禱告,也沒信過上帝。他不是Murphy。隨即Daryl被自己的想法給蠢到了,不過誰都不喜歡被拿來比較,他如此安撫自己,並不是他有點在意什麼的。Connor撿起他甩在大石頭上的褲子穿上。

  「Murphy和我都不畏懼死亡。我不會把Murphy的槍交給你,我會繼續持有它。」

  Daryl皺起眉,想了一下才記起來他們剛才打了場架(有人還差點丟了性命)的緣由。「對,但你害怕失去他。」在有被槍指著的經驗之後,要是Connor再跳過來揍他,Daryl想自己應該可以游刃有餘地應付。

  「已經沒什麼好怕了。」Connor苦笑,也許他一輩子也不會感到如釋重負,他仍然會活在Murphy的陰影下,但那沒什麼,他還活著。

  Connor背著他坐在石子上,Daryl看著他背部半幅的基督受難刺青,黑中泛青的線條延伸到基督的腰部後就斷了,像是一個不夠虔誠而顯得滑稽的半完成品。Daryl沒有愚蠢到開口去問下半部在哪裡,對Connor而言,他所擁有的那一半就是幅完成品。


评论(7)
热度(8)

© Platonic K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