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nic Kill

Too late to tell.

[Evanstan] Try (Chris Evans/Sebastian Stan)

Pairing:Chris Evans/Sebastian Stan

Warning:AU、RPS

Disclaimer:All lies

Notes:祝福所有畢業生畢業快樂!



1.


If I walk would you run

If I stop would you come

If I say you're the one would you believe me


  幅員遼闊的都會公園裡有一輛頗具人氣的冰淇淋餐車,五彩繽紛的裝飾很受大人小孩的喜愛,老闆是一個從報社退休的記者,蓄著朝氣的灰白色短髮親切的招呼來公園遊玩的大小群眾,他曾經向他們說起賣冰淇淋是他從小的夢想,如今他已經六十幾歲了。人類在生命的任何階段其實都有能力去完成他們的夢想[1],他總是這麼笑著對顧客說。Sebastian和Chris從小就在這個都會公園裡玩耍,他們一致認為這個老爺爺很酷,時常捧場地各點一客坐在人工湖前面的座位消磨他們的時光。


  上大學後Sebastian和Chris忙碌了起來,儘管不像以高中一樣成天混在一起,但他們仍花上相對多的時間和對方相處,引來各自的女友頻繁的抗議。他們有時候還是會約在冰淇淋餐車前分享近況,只是Sebastian不像以前這麼熱愛甜食,他更多是去Starbucks的行動咖啡館點上一杯咖啡,很偶爾地想去重溫兒時記憶時才會走上前去點上一客。鑑於Sebastian的年紀已經在法律上完全地成年了,Chris仍舊不免為他總是將雪糕弄得滿身笑彎了腰。

  Chris從大學畢業時,Sebastian還小他一屆。這天他們一如往常地出現在餐車前,Sebastian看起來有些窘迫,邊想甩開Chris邊破口大罵,Chris則是好氣好笑又地跟在他身邊團團轉。老人從冰箱裡挖起一球巧克力脆片口味到甜筒上時看了他們一眼,最後Chris還是贏得了這場爭吵的勝利(或者是說Chris成功安撫了Sebastian),就如同過去的九十八次一樣。他握著Sebastian的手,把心不甘情不願而噘著嘴的摯友拉到餐車前,笑得有如太陽般炫彩奪目。


  「嗨,Jimmy。能麻煩給我身旁這個小鬼來一份香草口味嗎?要用杯裝的。」


  「堅果口味的。」Sebastian插嘴,他看起來還是氣呼呼的,但也沒有放開他們緊握的手。


  老Jimmy笑著將他的堅果口味家加到雙倍那麼多,兩個人一起吃才不會太少。他將冰淇淋放到檯子上時和Chris搭話:「時間過得真快,你就要離開我這老頭子了啊!」他也算是看著這些孩子長大的老傢伙,看著他們都一一長大成人也是人生一大樂事。


  「還是打算去陸戰隊服役嗎?」


  Chris靦腆地點點頭,「明天就要入伍了。」


  「別哭啊Jimmy,就算沒有Chris我也會常來看你的。」Sebastian邊吃著冰淇淋邊說,並將塑料湯匙在嘴裡咬得喀喀作響。


  「你也快點找點正經事做啊!」Jimmy刻意說著,然而Sebastian也已經不是隨便就會被挑撥成功的小毛頭了,這讓他有一些沮喪。


  「我還在念書呢,」Sebastian用湯匙代替他的手指,在Jimmy眼前搖了搖,「那些煩惱離我還有點遙遠。」

  「一年很快的,Seb.」


  Chris看著他這麼說的時候,就好像是上個禮拜才發生的事。Sebastian躺在床上模模糊糊地想。一直到媽媽喊著他的名字,踩著階梯上來他的房間,他才跳著起來準備到學校去。


  「就快好了,媽媽!」Sebastian朝門外大喊,「我沒穿褲子,千萬不要開門!」


  他急忙地從床底挖出那件被他甩到床下的牛仔褲跳著穿上,抓起掛在椅子上的T-shirt一套,衝到樓下囫圇吞著土司和牛奶,他連抓頭髮的工作都是媽媽車上完成的。


  「畢業生代表,穩重點!」媽媽握著方向盤時不忘睨著副駕駛座的兒子,「今天可是你媽媽人生當中第二重要的一天,別毀了它。」


  「那第一重要呢?」


  「當然是你成家那一天啦,甜心。」
  Sebastian隨便敷衍兩聲,他還有大好前程,才不想那麼快結婚。



2.


If I ask you to stay would you show me the way

Tell me what to say so you don't leave me

The world is catching up to you

While your running away to chase your dream


  四年級這年絕對是他人生當中過得最快的一年。這感受很難解釋,本來以為少了Chris的陪伴日子會很無聊枯燥,但事實上Sebastian也已經習慣這一年充實的忙碌生活,忙著畢業論文,忙著生涯規劃,他得讓自己習慣身邊沒有Chris,這就是成長的代價,再好的兒時玩伴也不可能一輩子都在一塊兒。Sebastian沒有悲傷,Chris有他自己的生活,他也將要有他的。


  Sebastian被司儀叫上台的時候還有點不太真實的感覺,他調整自己的學士帽,小心地不要讓它壓壞髮型。他被同學們簇擁著上台,小小的笑容藏在帽沿下,他看見媽媽正在為他鼓掌。Sebastian其實很緊張,但還是設法讓自己至少看起來從容不迫,他將雙手擱在講台兩旁,風靡的對所有同學、師長微笑。他一向不太容易面對人群,儘管心裡還是緊張得要命,但利用他的天賦耍點小聰明倒還是作得到。Sebastian點點頭,眼神溫潤地掃過台下穿戴著學士服的畢業生,後排的家長用比他們的孩子更專注的眼神看著他,就像Sebastian是自己的孩子般投以鼓勵的微笑。


  『當我說我很榮幸能代表這裡所有的畢業生致詞,並不是我們有什麼不同。你與我都一樣,這正是我站在這裡的原因。我們說起未來,一條明亮的大道延伸在眼前,沒有人知道它會引領我們至何方。』


  『就像大學四年的短暫時光,但讓生命有了價值的並非它永恆不變,而是它總有終焉。』


  Sebastian看見了媽媽,這是她這輩子最驕傲的時刻,他甚至能瞧見媽媽笑彎的眼角上頭的細紋。他對她甜甜一笑。


  座位席的左邊有幾個姍姍來遲的賓客站著,一抹軍綠的身影攫獲住Sebastian的目光,穿著一襲軍常服的Chris朝他輕浮地行個舉手禮,翹起的嘴角和記憶中的並無二致。他們上次見面是半年前的事了,Chris放假回家,他們短暫的相處幾天。如果Sebastian曾經有過什麼習慣沒有Chris的想法,那麼他現在才知道他對自己撒了個謊。他們認識了對方一輩子的時間,只有在真正看到對方時,才會感受到原來自己是多麼想他。兩秒後Sebastian收回視線,低頭看了一眼講台空無一物的桌面,他試著讓自己不要太過情緒化,但這可是個畢業典禮,沒有人會嘲笑你大哭的。


  『…它會在往後的日子裡提醒我們,時間並非靜止如同沙漠,而是呼嘯如風,很快它便將生命從現在吹向遙遠的盡頭。別揮霍時間,別為他人而活。心中懷著理想,懷著愛,我們就會去使自己變得更好。為自己而戰,不計代價,別去在意付出,當我們什麼都還未擁有時,即便失敗又會有什麼損失?......』


  Sebastian結束致詞時留在台上協助頒發畢業證書,Chris已經找到了媽媽,他們兩個正在看著他的方向,表情輕鬆地交談。Sebastian有八成的時間都在盯著他們看,其中又有六成在與Chris眉來眼去。
  當Sebastian領了他的那份證書後躍下講台去直奔媽媽給了她一個緊緊的擁抱。她是Sebastian生命當中最重要的女人,他一直很感念媽媽為他所作的一切。


  「噢,甜心。我真以你為榮。」他讓媽媽捧著他的臉,相似的藍眼睛熠熠生輝。Chris溫馨地看著他們,想起去年全家人一同出席他的畢業典禮,那一日就如同今天一般陽光普照。


  「我表現得還可以嗎?」Sebastian握著媽媽的肩膀,輕輕左右搖晃她的身子,像是他小的時候要些什麼東西的模樣。


  「十分專業!」他媽媽答道。他們再一次擁抱後Sebastian看向Chris,媽媽握了握兒子的手後表示她要去和他的導師說話,留下兩個年輕人待在原地。
  「嘿。」Chris說,他的棕色眼睛晶亮地看著Sebastian。


  「C'mon, Punk!」Sebastian張開雙手抱住Chris寬厚的臂膀,後者親暱地拍拍他的背。「你好像瘦了點,夥計?」


  「只是曬黑了點。」Chris的視線從Sebastian頂著的帽子,移到微微冒汗的鼻尖、黑鴉色的袍子,最後回到那雙藍眼睛上。雙手順著Sebastian的手臂滑下來,他們短暫的碰碰指頭後快速地放開。


  「唔,這倒是。之前白得像是水蜜桃一樣,甜得可以滴出水來啦!」
  「Jerk!」Chris歪著頭笑起來,他的軍帽端正地戴在他的頭上。


  「我可沒有嘲笑你,你這樣子比較好看。」Sebastian吃吃笑著,動手調整Chris的帽子讓它不正經的歪向一邊。「晚上我和媽媽要去吃飯,你也一起來吧。」
  「我可以嗎?」


  「為什麼不?吃完飯後我們再一起去喝一杯,」Sebastian搭上Chris的肩,有些粗魯地將他拉向自己,「這回不許拒絕。」


  「好像我拒絕過一樣。」


  Sebastian給他一個媲美頭頂上太陽的笑容。


3.


And maybe I'm not ready

But I'm trying for your love

I can hide up above I will try for your love

We've been hiding enough


  Chris原先想回家換件衣服後再去赴約,但Sebastian似乎很喜歡他穿軍服的樣子,他索性直接留下來,替他們母子兩開車,並且三個人進行了一場十分愜意的晚餐約會。


  最後Sebastian還是陪Chris回家去換了套輕便的衣服,再瘋狂也不可能穿著一身軍服去喝酒。Sebastian跟著Chirs走上樓梯,毫無改變的擺設於推開房門之際映入眼簾,Sebastian暗吸一口氣,為了沒有隨之而來的熟悉氣味而感到寂寞。他都忘了房間的主人已經長時間不住在這裡,他隨著海陸在各地受訓,不久後便要投身於任務中。


  「你之前在信裡跟我說的,是認真的嗎?那真的是你想要的?」


  Chris說話時正好脫下他的襯衫,只穿著裡面那件單薄的背心。沒有錯過Sebastian盯著他的眼神,就像是隻想要什麼卻只是盯著飼主看的溫軟幼犬。他好笑的繼續問:「怎麼了?」


  「你背心底下的皮膚還是一樣白皙嗎?」坐在Chris床上的Sebastian站起來,慢慢踱向他的完美先生。


  「這是性騷擾嗎?Mr. Stan.」Chris很想告訴他不應該用著幾乎是受傷的眼神說著挑逗的話,Sebastian摩挲著他的衣角,用拇指翻卷起布料邊緣。


  「是的,它是。」Sebastian伸出鮮紅的舌頭舔舔嘴,他比Chris矮了一些,因此他知道自己微微仰頭看著他時會是什麼樣子。他痛恨別人說他這麼做時看起來像隻走失的小狗,但不可否認的是某些時候,它萬試萬靈。至少現在Chris完全停下動作,像是除了看著Sebastian外什麼事也做不到。而Sebastian喜歡這樣。


  Chris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的上衣已經不翼而飛了。Sebastian將他一步步推向床,但卻拒絕Chris的觸碰。他們爬上床時Sebastian的左膝蓋擠在Chris的兩腿中間,他的雙手在Chris胸肌上摸索,發出喟嘆。Chris仍舊訝異於半年不見Sebastian的主動,仿佛當年他才是那個在某些重要時刻會慌亂地說不好話的人。


  「我媽一開始也認為是因為你在裡面,我才會想要加入陸戰隊。我不能否認你總是影響著我,當然啦,我認識了你一輩子,你就像是我的家人。」Sebastian尚不粗糙的指腹劃過肌膚上深淺不一的色差,他望進Chris深潭似的眼底,看見平靜的潭面下湧起的暗潮。期待與侷促不安揉和在一塊砸在心上,他不確定他應該要怎麼去要Chris,Sebastian每夜都在想著他,他不知道應該要任憑自己狠狠地咬上Chris的唇,要求他占有自己;還是應該要像Chris入伍前,他們剛在一起時,只是給對方一個簡單卻真摯的擁抱。他不想表現得像是只有自己在思念Chris。


  「有時候我恨我就是小你那麼一歲,使得我的決定總像在複製你的道路。但如果這真的是我想要的,我可沒無聊到硬是要選擇不一樣的來證明自己有多麼非凡。」


  Chris發出一聲低鳴,Sebastian跨坐在他的腿上,抽回胸膛上遊走的溫熱手掌。


  「我不知道你、」


  別放開,Chris心想,然而Sebastian打斷他:「你知道。因為我總是在追逐著你。」


  「不夠正確。」


  如果總是Sebastian在追逐他,但一旦停下腳步,Chris也等不到Sebastian走向他。


  「那麼正確答案是什麼?」


  濕熱的空氣在他們之間沉遲流動,Sebastian渾身冒著熱氣,黏膩的汗水包裹著皮膚,他在Chris身上不安分扭動,有些後悔沒有要Chris在進門時就打開空調。


  「讓我吻你,Sebastian.」


  「這不是、我要起來了Chris.」Sebastian搖搖頭,此時他並沒有興致去和Chris分享一個吻。


  「它是的。」


  Sebastian發出一聲驚呼,再掀開眼皮時他已經不知怎麼地被那個該死的海陸隊員掀倒在床上,他們頓時立場互換,Sebastian不服氣地高喊著作弊。好吧,他承認他有點喜歡Chris壓制住他的雙手的方式,那雙覆著薄繭的手充滿力量。


  「我想念你。」


  Sebastian恨透了他容易泛起淚水的生理構造,他猜想他現在看起來可憐巴巴的,好像他又只有八歲。


  簡直娘爆了。Chris俯身將他的自我厭惡的怒吼吞進嘴裡,Sebastian立刻閉起雙眼,關於不想要Chris的吻這點他撒了彌天大謊,沒有人可以拒絕這個。


  Chris放開禁錮著他的手,手指轉而插進Sebastian微捲的棕色頭髮間不輕不重地拉扯,Sebastian則是勾著他的脖子將他們拉得更近。


  「⋯⋯不出門了?」Chris拉開一些距離,脣瓣分開時發出的親密聲響讓他們出乎意料的有些不太自在。他的家人都還在樓下,他甚至不太確定他們有沒有鎖上房門。鑒於他們一開始只是上來換件衣服,Chris可以想像當Scott或是他爸媽闖進來的場面會有多麼精彩。


  Sebastian用另一個濕熱的吻回應他,Chris抓住他加深這個吻,他們分開又貼合,重複了幾次之後Sebastian終於忍不住抄起手邊的抱枕往Chris頭上砸上去。


  「現在,要麼上我,要麼離開。」如果你做得到的話。Sebastian挑釁地仰起下巴,他在惹惱人上的確有一些本事,Chris索性不去看他。他將鼻子貼在Sebastian的頸項上,汲取他的味道。


  Sebastian不滿地踢踢他,最後半放棄的讓手攀上光裸的背肌上,歎了口氣後唇瓣棲息在Chris的頸窩上空,收緊手臂用力的抱著他。


  「你總是不給我第三種選擇,對嗎?」


  「我可以改變心意。」


  「不,到我身邊來。」


  Sebastian挪動他的嘴唇,貼在Chris的唇上說話,他們的眼神看進彼此,相互輝映。「是的,長官。」Stan下士如是說。




[1] 來自《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El Alquimista》

评论
热度(69)

© Platonic K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