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nic Kill

Too late to tell.

[盾冬] IF系列(牙醫師與甜食耽溺者)

IF短打系列

牙醫師Steve/Bucky

小伙伴點的梗,傻白甜注意!


  Bucky的頭痛得要死,不會承認自己有什麼起床低血壓的他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攝取熱量。他從衛生間回到座位上時,Steve已經幫他點好了早餐,那名容貌可愛的女服務生正好送上Bucky的那份蛋糕,看起來還是雙份奶油的,他笑顏逐開地給了服務生一個布朗尼甜度的笑容,一掃陰霾地拿起叉子準備大快朵頤。Bucky熱愛甜食,凡舉蒙布朗、曲奇、木糠布丁、提拉米蘇到時下少女最愛的馬卡龍全都在他的守備範圍內。


  「哇噢!Steve,沒有枉費爸爸平常那麼疼你。」Bucky樂呵呵地說著,邊用叉子切下蛋糕鬆軟的一角,送進嘴裡咀嚼。


  「Bucky……」Steve無奈地搖搖頭,好氣又好笑。甜食之於Bucky,就有如烈酒之於酒鬼、濃菸之於菸槍,二者不可分割。


  今天是Steve輪休的日子,也並非要慶祝什麼,只是昨天夜裡Bucky終於說動了Steve來個早餐約會,生活需要一點調味料,總是一成不便的多無趣啊!一般他們一起渡過的早晨,都是Steve趁著Bucky還賴在床上的時候溜到廚房去準備早餐。Steve的職業是診所的牙醫師,很注重生活的規律以及均衡地攝取營養,不熬夜,不酗酒,Bucky的喜好想當然被他全部列為拒絕往來戶。說真的,紐約的布魯克林區怎麼可能還存活著這種年輕人?


  Bucky就是愛極了這種滑順的口感,蛋糕體如同棉花般綿密,甜而不膩的奶油香氣在嘴裡化開——至少他是這麼期待的。Bucky向上翻了翻白眼,他瞪著把頭瞥向一邊,裝作若無其事喝著九成九成沒有加任何牛奶或糖的黑咖啡的Steve。


  「Sugar free(無糖)!Again!」


  Steve試圖安撫如同小動物炸毛般的稚齡化Bucky,他解釋道:「Bucky,攝入過多甜食容易造成維生素流失、慢性疾病還有蛀牙,你必須要把你的糖分攝取量控制在總熱量的百分之十以下,但是你看,你昨天晚上……」


  「Steve Rogers,我要和你分手。」Bucky凝重的說,彷彿他聽到的是全世界最無情的背叛宣言。


  「好的,第三百五十九次。」Steve同意。


  「拜託,今天是假日耶!」Bucky試圖為他的甜食討價還價,要不是他今天出門穿的是Steve的外套,而他的皮夾正塞在他自己的那件裡面,他才不管Steve。


  「假日也可以分手。」Steve繼續顧左右而言他。


  「好吧、好吧!我答應明天去找你檢查,這樣可以嗎?Dr. Rogers.」他已經逃避診所三個月了,最後居然還是被擺了一道。Bucky十分不滿地戳著Steve擺在桌上的手,他的醫生男友萬年不敗的格子襯衫袖子打了幾摺,露出一截手肘,修長的手指上什麼裝飾也沒有的樣子讓Bucky的胃部感到一陣古怪。鑑於平時Steve的工作需要長時間戴著白色橡膠手套,想要送點什麼向診所裡年輕貌美的護士宣示主權也無計可施。Bucky的手指沿著皮膚滑到擱在桌面的手掌間,Steve勾起手指握住。他們的手掌一般大,但Bucky覺得這樣的大小很合適。


  「我喜歡配合的病患。」Steve滿意地莞爾。


  「嘿,醫生。想要教訓一下不合作的病患嗎?」Bucky心血來潮的說,他突然不怎麼想在外面吃早餐了,此刻他更想念Steve那些蔬菜、牛奶以及完美焦度的培根,「不過回家前我要先去一趟Krispy Kreme。」


  「就聽你的。」


--

其實我還沒吃過Krispy Kreme的甜甜圈,聽說甜得要命XD

评论(4)
热度(20)

© Platonic K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