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nic Kill

Too late to tell.

[盾冬] Back To Square One 5-7

上篇地址:[盾冬] Live, Die And Repeat: Back To Square One 1-4


5.

 

  港口的晚風吹著Bucky的長髮,他的背影和過去看起來如此不同,僅穿著一件背心讓他看起來腰窄了些,以往飽滿的臉頰被磨礪成冷硬的線條。在俄羅斯時Bucky的世界只剩下四方的實驗室以及訓練,他並沒有和其他士兵一樣被編排在一起,就像被隔絕的犯人。沒有人會和他談論別的事情,也沒有朋友。Bucky還沒習慣作為一個俄國人,不久後便被告知他是一隻幸運被撿回一條命的小白鼠,突然地被丟回像是被設定好的別人的人生中,毫無真實感。

 

  他試著在腦中勾勒布魯克林的模樣,只記得起幾張谷歌搜尋引擎的圖片,還有浮現的莫斯科街道。長而泛灰的人行道筆直延伸得好遠,第一次自行外出時他還不知道自己的名字,這裡沒有記錄,沒有生活的痕跡,他就像是個徘徊在人世的鬼魂,存在成疑。

 

  除了軍牌和PAD之外Bucky沒有什麼從俄羅斯帶回來的東西,他沒有任何私人物品,冬兵檔案給了Fury,自己則留下了裡頭一寸照片塞在口袋內裡。離開時他不曾回首,莫斯科只是個中繼站,如何到來,便如何離去。

 

  Fury讓他跟著Steve的原因很明顯,他喊Bucky為Barnes中士,軍隊已經準備好迎接他的回歸,並非他更有意願待在那個救了他一命又拿他來作實驗的地方,而是回到原來的James Barnes所屬的這裡也稱不上是種選擇,他還能怎麼做。況且這裡有人認識他,那個擁抱很堅實的金髮男人,給人保護慾很強的感覺,一雙大海般湛藍的眼睛,喊他「Bucky」。

 

  Steve從背後接近的腳步很輕,他沒有坐到Bucky身邊,而是站在他身後幾步之遙的位置,額前的金髮被他隨意捋在後面,雙手放鬆的環抱在胸前,維持一個的對談話來說十分適當的距離。

 

  「你有些很壞的習慣,Rogers,」坐在碼頭繫覽樁蕈傘狀頂部上的Bucky背過身來仰頭看著Steve,夕陽在他的金髮上鍍了一層橘子紅,嘴角柔和地暈開。「我被你的定向炸彈炸死了六次,而那真的他媽的疼。」

 

  「我必須這麼做,至少在死前⋯⋯異地而處你也會的。」Steve帶著愧疚的微笑讓Bucky胃部一緊,他們一次比一次存活的時間還長,但那沒有用處,下一秒還是有可能以不同的方式身首異處。他們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讓他們一次又一次地面臨絕境,不斷重複在同一個時間點醒來,再嘗試各種不同的死法。「所以,我們要怎麼做?」

 

  「我們?」Bucky的疑問並無帶有嘲諷的意味,只是這個男人自然而然就將自己和另一個人的生死綁在一塊讓他無法理解,Bucky不想成為負擔,也不想要任何人成為他的,他沒有忘記自己拼了命去保護Steve的本能,也許換作其他的人他也不會放任他們自生自滅,但那讓Bucky的判斷有所遲疑,Steve也是如此。「我可以靠我自己。」

 

  Steve顫抖的肩膀讓Bucky誤以為自己正遭受輕視,他不滿的看著Steve低下頭陷入幾秒的沈思,復又抬起頭來看著他。「我在布魯克林有層我媽留給我的公寓,我決定在從軍前賣掉它另外找住處時你告訴我,我們可以像小的時候一樣住在一起,把枕頭鋪在地上,那個時候我不想要依賴你所以拒絕了。現在我要對你說你曾經說過的話,」那雙藍色眼睛看著Bucky,然後他墜入了海洋。

 

  「我會陪著你直到最後。」

 

  「⋯⋯你很固執,對嗎?」奇怪的是Bucky並沒有感到太多的不自在,就好像他們本該如此。

 

  「Fury上校也這麼說。」Steve再度笑了起來,他感覺到Bucky是真真切切地回到他身邊,如果Bucky不記得以前的回憶,他們只要再一起締造就好。

 

  「我很驚訝不是更多,」Bucky伸手將髮絲別到耳後,他已經想好了時間停止重啟後第一見要做的是,就是去剪個頭髮。

 

  「你的新髮型蠻適合你的,雖然第一眼的時候差點沒認出來。」

 

  「說笑嗎Rogers。」似乎是記起了「第一次」見到Steve時他的詫異表情,Bucky撇撇嘴角露出了一個像是笑容的反應。Steve忍下伸手去搓揉昔日友人頭頂的太過親暱的念頭,揮去有些沮喪的心態,告訴自己很多事情可以慢慢來。

 

6.

 

  「Rogers,我⋯⋯」Steve再度在Bucky身上綁上定向炸彈的時候,Bucky一雙灰藍的瞳仁看著他欲語還休。Steve的手停在Bucky胸前,疑惑著他有些不尋常的猶豫。他確實掌握了一些說話的技巧,看來身體的記憶並沒有隨著創傷而遺忘,例如Bucky現在正壓著下巴,視線由下而上地看著Steve,標準的一付有求於人的樣子。

 

  「現在要上廁所已經來不及了。」Steve指了指已經咬上Bucky軀體的外骨骼,佯裝抱歉的對他說道。

 

  「記得第一次的時候嗎,你覺得我的槍法如何?」Bucky忽略他的玩笑(也許聽不出來),頗有自信地問。

 

  站在另一側無意間聽到這段對話的Sam Wilson差點沒咬到自己的舌頭,他意味深遠的視線在新來的俄羅斯士兵以及自家上尉間來回穿梭,「這是一個我沒聽懂的笑話嗎?」

 

  Bucky的目光落到Sam的身上,他朝一臉八卦的同班士兵發問:「什麼笑話?」

 

  「別理他,Buck。」Steve待在軍隊也有一段時間,對於各種渾話已經有了深入淺出的了解,雖然他並不把它們掛在嘴邊,但並不代表他還是個會因此不知所措的新兵蛋。「還有我當然記得,下次早一點和我說,好嗎?」

 

  「下一次。真不吉利。」Bucky不喜歡外接式導彈系統,他和顯示屏系統搭配不來,他更喜歡用自己的雙手扛著衝鋒槍作重武力輸出,扣下扳機的感覺讓他更有餘裕,而不是被牽制著被動反擊。因此Bucky突然想起來也許在這方面Steve可以幫上忙,可惜他正被後面的人推搡著上到飛機上。他看了一眼站在身後的Sam,有些不耐煩的告訴他:「不要張開你的外骨骼翅膀,那在擬態眼中如同一顆熱氣球大小的標靶。再來莫約降落後的五分鐘後你會遇到一隻長了兩個頭的多觸角怪物,幹掉牠後不要歡呼,注意背後。」

 

  不遠處的Steve苦笑地搖搖頭,他在為自己綁上定向地雷後發誓這次他會謹慎使用。

 

  獵鷹裝的翅膀被扯下半邊時噴出火星,鋼鐵碎片剝落一地,Bucky的導彈瞄準攫住Sam的灰色擬態,在他的口器上炸出焦黑坑洞。怪物嘶叫著摔下Sam,Bucky來到他身邊時只來得及闔上那雙瞪圓的雙眼。

 

  擬態數量無可置信的多,像是砍了牠們一個腦袋,就會再生長出兩個。無論重來幾次,Sam、Steve還有Bucky就是會再度死去。他們無力阻止人類的敗亡,就像冥冥之中已經有了定數。

 

  Steve從戰場的一處拖著負傷的Bucky藏匿在一架墜毀的機身殘骸後面,Bucky在Steve驚訝的注目中解除了裝甲,他靠著Steve粗喘著氣,他的左手是現在他唯一感到還有力氣的肢體部位。

 

  「Bucky,你瘋了嗎?」Steve急道。Bucky朝他虛弱的一笑,這是Steve再度遇見Bucky後在他臉上見到的第一個笑容。Bucky一開口便感覺到濕熱的液體淌流在他的嘴角,他用溫熱的那隻手隨意一抹,開始覺得睡意排山倒海向他襲來,「我的身體已經承載不了外骨骼的重量,嘿,我一直有個想法……Steve!」

 

  幾乎是Bucky脫口而出的瞬間,Steve便注意到了他的右後側團起的風暴,裡頭的怪物發出「咯咯咯咯」叫聲快速朝他們的方向前進。Steve的導彈偏出軌跡,Bucky開了兩槍也只讓牠退縮了一下,正當Bucky閉上眼睛準備接受另一波身體被岩漿般的高溫崩解成四分五裂,一個紅髮的士兵揮舞著紅色闊劍,一擊劈開了怪物的軀幹。

 

  「你不該離開你的裝甲!」那是名身手不凡的年輕女性,紅髮士兵發現倚在Steve身上的Bucky後對他大吼,她單手便舉起了插在地上的巨劍扛在肩上,轉身投入戰場。漆著紅色塗漆的裝甲快速的在黑影間移動,最後朝向一架半毀的空降專機而去。

 

  Bucky累得闔眼之前看見那架專機在他眼前爆炸,他迷迷糊糊地想著,下次得提醒那個女人。

 

7.

 

  「該死!我到底要怎麼阻止那個白癡張開他的獵鷹翅膀?」Bucky氣極敗壞地吼。他跨過Sam的屍體後看也沒看地直接在身後開了一槍,擬態可怖的淒嚎劃破天際。Steve和他知道上一次他們藏身並且遇到那個女人的安全路線,這次Bucky不會再有機會冒險離開他的裝甲。

 

  他們傍著機身殘骸,Bucky看向Steve的時候發現對方正在看他。Bucky衝著Steve眨眼,突然靈光一現,上次他在這裡闔上眼後便沒有再醒來,也就代表他可能在昏迷之後就死了。

 

  「上次我死了之後,你活了多久?」Bucky心裡像是抓住了什麼模糊的想法,卻又因為已知的事實不足而放手讓它溜掉。

 

  「大約半小時?」Steve的表情像是有東西刺痛了他一下,Bucky也許能輕易地說出死,因為他還沒有分離的概念。但Steve不想在這個時候和他爭論這個,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難以解釋,Steve不能在毫無頭緒的事情上和Bucky起衝突。

 

  「牠來了。」Bucky看著逼近的怪物,轉瞬之間那把他們見過的紅色巨劍將牠劈成了兩半。

 

  紅髮女人掃視了Bucky和Steve一眼,拔出巨劍的時候黒色的滾燙液體噴灑在她的臉上,但她絲毫未查覺般地轉身離去。

 

  「黑寡婦!在你的十一點鐘方向有輛飛機,我知道你要過去那裡,不管為了什麼都別去,它都會剛好在你趕到時分秒不差地爆炸。」Steve喊了紅髮士兵一個Bucky從未聽過的名字,他叫住女人後語速飛快地說著。黑寡婦瞪視著他的樣子像是根本不相信所聽到的,她低喃了一句Steve聽不懂的語言。Bucky立刻認出那是句俄語,他急急地用相同的語言回覆道:「你必須相信他!我不知道這該怎麼解釋,我們已經在這戰場上重複了太多次,上次我們正好見到你被炸得粉身碎骨。」Bucky胡亂的表達,黑寡婦的表情從煩躁轉變成愕然,她的視線在他們身上逡巡,似乎正在快速思考著什麼。

 

  「必要的話我會阻止你,女士。」Steve堅定地說道。

 

  「你辦不到的,士兵。」黑寡婦勾起了一抹來試試的微笑。此時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讓她轉頭看著自己的十一點鐘方向,那裡正冒著濃濃的黑煙。黑寡婦的臉一下地刷白了,她對Steve和Bucky咬牙道:「下次時間重啟時,來找我。」

 

  「什麼?」Bucky一臉不明白,Steve看著她的灰綠色的眼睛,心底一沉。

 

  「來找我。」黑寡婦重複一次後返回作戰,直到這次的死亡來臨之前,他們都沒有再見到彼此的身影。

 

  「這真……瘋狂。」Bucky評論,Steve在他身邊點點頭。Steve突然想起上次Bucky在這裡似乎要對他說個什麼想法,他將自己心中的疑問說出口,Bucky尷尬地笑了一下,說他忘了。

 

  Bucky當時是想著如果當時他先於Steve死了,那麼Steve也可以自己離開他活下去,不需要再引爆定向地雷再讓一切重來。稍早的談話Bucky知道了Steve多存活了半小時,並沒有再度犧牲式地與擬態同歸於盡。

 

  這樣很好,Bucky想,忽略心底漣漪般泛起的對孤獨的恐懼。

 

tbc


這篇應該不會太長吧XD因為能力實在有限,只是和小夥伴開開心心地開腦洞XD

评论
热度(17)

© Platonic K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