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nic Kill

Too late to tell.

[Evanstan] Memories of Fenway Park(上)

CP:Chris Evans/Sebastian Stan

Disclaimer:純屬捏造,all lies.

Notes:關於CE在訪談中提到小時後去了芬威球場,結果玩太high沒錢回家的趣事……我本來是想寫這個啦!但是原本預定的兩三句相遇交代,它變成下回預告了!標題變成詐欺了…明天有點忙,也許後天完結?

 


事後回想,結交Chris Evans也許是Sebastian一生當中作過最瘋狂的決定。

 

那是Sebastian剛到美國的第一年。儘管外來移民對於美國人來說司空見慣,但那是對大人而言,在一個小學裡面一點屁大的事都能在學校造成轟動,更別說班上出現一個帶著奇怪口音、說話聲音軟軟的羅馬尼亞男孩了。

 

面對未知的事物,請以好奇代替恐懼。長大後Sebastian總要這麼嘆氣的說。但老實地說,年幼的Sebastian並不覺得孩子們怕他,更多時後他們的嘲弄只是出於好玩,主觀上沒有傷害他人的意思。

 

他們只是還不夠了解你,媽媽總是摸著Sebastian的頭這麼告訴他。Sebastian不討厭他們,只是有時候總覺得有些煩。他更喜歡在家裡組裝模型,剪剪草坪,勝過騎著單車到外頭去探險。

 

「探險聽起來是小孩子做的事情,媽媽。」十歲的Sebastian躺在床上看著漫畫書,他將手中的漫畫向後翻了一頁,劇情正好進展到穿著藍白紅制服的主角用他手中畫著星星的盾牌砸向敵人,盾牌神奇的反彈砸暈了每個荷槍實彈的壞人特工,穿著紅色藍色的小助手跟在主角身旁開槍提供掩護。Sebastian看得十分入迷,如果可以選擇的話,Sebastian不想要去探險,他更想要像美國隊長一樣拯救世界。

 

(現在的Chris聽了可能會大笑,說著原來你在遇見我前就愛上我啦之類的幼稚調侃,然後被一顆沙發枕不偏不倚的砸中腦袋。)

 

但當時倚在房門口的媽媽只是無奈的搖搖頭,並且決定放假後就送他去暑期夏令營見見世面,好過在家裡當個小宅男。後來媽媽和他選了一個活動內容包含奧蘭多迪士尼樂園的營隊,媽媽說,所有的孩子都喜歡迪士尼,那裡是夢想的城堡。語畢還將雙手合十枕在耳邊,像是個沉浸在美夢中的小女孩。Sebastian低頭吃著加了喜瑞爾麥片的鮮奶,偷偷將粉紅色的挑出來堆在碗旁邊,他小時候一直覺得泡軟的粉紅色喜瑞爾像是紅骷髏的臉。Sebastian朝著它們吐吐舌。

 

抵達佛羅里達的時候正值一年的最熱月,Sebastian看著高掛在半空中的大火球,他用手心抹著頸背上的汗水,一邊思索著這裡的太陽毒辣得和康斯坦察簡直像是不同一個,一邊在心裡抱怨媽媽為什麼又忘了幫他帶上小手帕。

 

Sebastian在一群半大不小的過動小毛頭裡特別不起眼,他不搗蛋,也很配合指示。長得像迪士尼偶像劇主角的帥氣大哥哥過來幫他們分好小隊,他選出了裡面最有孩子王氣勢的一個來自波士頓的男孩當他們小隊的隊長,他比Sebastian高了一個頭,有著棕色的頭髮以及大大的笑容,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重點中的重點,他還穿著最酷的Air Jordan十代球鞋,所有沒能賴皮向父母要到的孩子們紛紛向鞋舌上印著的飛人剪影投以覬覦的目光。

 

當然了,那可是Air Jordan耶!Sebastian在心裡咆嘯。

 

所有人都分好隊後他們被帶到一旁圍成一個圓圈,席地而坐開始自我介紹。介紹自己是Sebastian到一個新環境後最痛恨的一環,每次他都發誓絕對要學好英語,充實自己的字彙量,以免——

 

「康斯坦察在哪裡?」他的小隊長,剛剛介紹時知道了他就是後來那個無惡不作的Chris Evans,開始向他丟出十萬個問題。

 

「羅馬尼亞?」Sebastian用著像是不確定的語氣看著他回答。

 

「羅馬尼亞又在哪裡,美東還是美西。」Chris繼續問,Sebastian因為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而支支吾吾老半天,後來只能在領隊大哥哥適時跳出來調解以及其他孩子們的笑聲中困窘的坐下。

 

(你地理不好難道是我的錯嗎?多年以後Sebastian沒有忘記如此質問Chris。)

 

Sebastian覺得往後的日子裡他簡直就像是被大野狼盯上的小白兔,Chris抓緊能夠捉弄每一個人的機會,但據Chris的事後說法,Sebastian就像是被螢光筆劃記的課文內容般特別突出,如果有第二個倒楣鬼可以挑選,他還是會選擇Sebastian。

 

(噢,這真是我聽過最動聽的情話了。長大的Sebastian如此點評。)

 

就這樣Chris就在Sebastian心中留下魔鬼般的第一印象。一直到了營隊的倒數最後幾天他們來到了迪士尼樂園,Sebastian才對Chris有所改觀。他從來沒有見過對迪士尼樂園如此熱血澎湃的人,他的生存意義就是迪士尼,就連Air Jordan也不比貴得要死的米老鼠餐車冰淇淋要來得更美好。

 

「這裡是夢想的城堡,孩子們的天堂!」

 

Sebastian很開心媽媽找到知音了,他在心裡的「要和媽媽分享的事」清單上又添加了一筆。說真的,Sebastian還以為Chris喜歡的會是更酷的東西,例如說跑酷運動什麼的。

 

(真的?你覺得跑酷很酷?Chris邊發笑邊問躺在他肚子上的Sebastian,隆隆的笑聲隔著肚皮癢癢地傳到耳裡。而且我才沒有那樣說!)

 

(有,你有。)

 

(Bullshit.)

 

(這是我的回憶,你安靜點。)

 

(這是我們兩個的回憶,我有矯正你的必要。)

 

小隊跟著領隊哥哥玩了很多樣設施,唯獨比較刺激的項目Sebastian總是半推半就的。後來他們決定到攤位上比賽射橡膠鴨子,輸的人必須答應贏的人一件事。Sebastian輸了,Chris是任何遊戲的天王,難怪他會如此瘋狂於迪士尼。

 

Chris太想看Sebastian吃鱉了,於是他挾著Sebastian一起上了加州驚叫(California Screamin')。過山車行徑途中只想著兩個詞:上帝、媽媽。然後天旋地轉。Sebastian雙腿發軟著從座椅上滑下來時,他本來以為會聽見Chris毫不留情的嘲笑,或者炫耀自己的勇敢,但是他只是面有難色地看著摀著嘴巴的Sebastian,然後向Sebastian遞出一隻手。Sebastian驚訝地張開嘴巴,但他下一秒只能奮力的推開Chris衝到園區貼心為遊客準備的嘔吐槽彎腰猛吐。

 

Chris一直跟在Sebastian身邊,甚至在Sebastian吐夠之後遞出了一方唐老鴨圖案的手帕給他擦擦嘴。Sebastian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最後只有在那雙像是融化冰淇淋般的藍眼睛的「脅迫」之下有些不好意思的拿來抹嘴巴。Sebastian用餘光看著意外友善的Chris,默默在心裡嘆道:「他可真是魔鬼中的天使。」

 

事後Chris對Sebastian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他甚至還向Sebastian道了歉,不打不相識真是可以用來形容天底下所有男孩們間的關係。他們開始分享生活上的大小事,變成了朋友,就像是忘了所有以前的不愉快一樣。

 

孩子就是天真這點好。

 

唐老鴨手帕其實在營隊離別之前Sebastian就已經洗乾淨晾乾在他們住的小木屋的毛巾架上,他一直收在包包裡面忘記還給Chris,一直到回家整理行李時才被媽媽發現。

 

不過沒關係,他們已經約好明年暑假要到Chris波士頓的家中去玩幾天。

 

Sebastian將Chris給他的電話號碼壓在書桌的透明桌墊下面,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開學,然後迎接下一個暑假的到來。

 

現在的Sebastian酷斃了,因為他有一個波士頓的遠距離朋友,一年才見面一次的那種。Sebastian喜孜孜的想,突然又覺得有點失落。

 

tbc

评论(9)
热度(51)

© Platonic K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