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nic Kill

Too late to tell.

[Evanstan] Already Home Part 2

Warning:本章含有NC17…的肉渣


Already Home

Part 2.

 

——我愛你與你無關。

 

  Chris一直以為Sebastian是個秋天的孩子,帶點夏季的餘溫和清冷的風。興許是Chris看過那部他在裡面彈奏鋼琴的影集或者聽什麼人說起,手指在琴鍵上輕快地跳躍給了他藝術家般的第一印象,在Chris的認知裡一個心裡流淌著思想或音符的人不一定會作出一番多麼轟轟烈烈的選擇,但只要仔細觀察其實不難發現他們藏在平靜底下騷動不安的靈魂。片場裡的Sebastian是個話不多說且按部就班的演員,他會準時出現在那,穿戴好冬兵的全身裝備、護目鏡及面罩,安靜地坐在一旁等待上戲。Chris開始在腦海中勾勒這個寡言的孩子私底下的樣子——夏冬交際時冷時熱的紐約街頭,落葉在人行道上被風拖曳而過刮出沙沙聲響,而Sebastian會坐在街道旁的星巴克裡戴著耳機,可能看著落地窗外的景色,可能什麼也沒做。他在想些什麼沒有人可以窺探,就連傾瀉的音樂也只屬於他自己。

  在只有路過的熱帶魚看見的海裡他們擁抱,柔軟的唇嚐起來有氧化鎂的苦澀和夏天的熱度。Sebastian沙灘上的言談中沒有咖啡館,沒有落葉,原來他是一個撒著腳丫子在沿海城市裡奔跑的孩子,他的虹膜色彩不只是湖水靜謐的綠,有時更接近於海水折射出的幽藍。Sebastian向Chris揭示了自己,吻著他的時候像是在說著,多了解我一點吧。Chris發現他如同一片乾涸的土地般匱乏,他不知道該向Sebastian展開些什麼,是否是關於他的徬徨,他的內心,抑或是單純他這個人。

  但在Chris思索出一個答案前Sebastian就先來敲了敲他的門,Sebastian帶著簡單的衣物,用上排牙齒咬住下唇對他傻笑。他的心跳聲在Chris房間裡竄來竄去,躁動得靜不下來,被他感染到緊張感的Chris同樣也坐立難安,他們表面上不說,但從頭到尾沒看對方一眼。因此Chris給Sebastian有如花瓣飄零在額間的輕吻,他不確定份量是否恰到其處。Sebastian縮著脖子接受這個吻後平靜下來,為了讓它成為一個恰如其分的晚安吻,他們沒再說話,各自滑入被褥中進入夢鄉。

  周末Chris和Sebastian一起無所事事的在渡假村裡玩遍各種設施,從桌上足球檯到桌球比拼,較勁的長泳到舒壓的水療池。他們就像是真正來渡假一樣放鬆,有人注目的地方眉目傳情,無人看見的地方偷偷用手碰觸對方,沒有人(或者少數)會樂意將自己稱為調情的高手,但美國隊長和他的夥伴做得自然而然,樂此不疲。

  然而平時他們並不常一起,因此Chris收到Scarlett晚餐邀約的時候他們有些心虛地分開,並不是Scarlett會介意Sebastian加入他們,這女人精明的很,而Chris和Sebastian暫時都不想落人喉舌。Sebastian說他會在附近繞繞再去請櫃台來打掃他的房間,他在陽光下離去的時候日照把他的白色棉衫照耀得極為刺目,Chris移開視線時沒能適應室內的光線,差點用肩膀撞上迎面而來的人。

  半小時後坐在他對面的Scarlett用她的叉子輕敲沙拉盤的邊緣,喊著Chris、Chris,恍神進行式中的男人才把目光聚焦在美麗的朋友身上。她豐厚的唇扭曲成一個饒富興致的笑,Chris從她的盤子裡偷一些水果塞到嘴裡,裝作一切都很正常。「我是不是打擾到了什麼?」Scarlett說。酸澀多汁的小番茄讓Chris反射性地瞇起眼睛,他拿起靠近Scarlett那側的橄欖油往自己的沙拉裡面倒,一副不能理解她的模樣疑惑地蹙起眉。

  「別在意,我只是因為壞了朋友的好事在自責。」Scarlett佯裝歎氣。

  「什麼?我們沒——呃,」Chris的手在空中比劃著連自己都不知道是代表什麼的手勢,他思考了一會來龍去脈越發一頭霧水。

  「哦,我們,」Scarlett拉長語氣,她發誓她只是隨便說說,沒想到Chris完全是不打自招。他後知後覺地意識自己說了什麼而想把臉埋道蔬菜裡的樣子有趣極了,Scarlett放棄乘勝追擊,只是用叉子指了指Chris決定放他一馬。「你是成年人了,該幹嘛就幹嘛去。」她好心的補充。

  Chris和Scarlett道別後頓時無事可做,他沒有傳訊息給Sebastian打擾他可能正在進行的小睡,因此打算回自己的房間去打發時間。Chris搭著電扶梯從餐廳下來時經過一樓的咖啡廳,裡頭有幾個沙發座位,數棵綠色盆栽簡單的妝點店面,碳培的香氣讓他佇足買下一杯卡布奇諾。回頭一晃眼間Chris忘了是不是有那麼幾次他心想事成。他看見坐在咖啡廳一隅的Sebastian身體放鬆地陷在沙發椅背裡,推了推滑下鼻梁的黑框眼鏡,手裡端著一本雜誌。紐約街道的場景彷彿大老遠地為他搬至洛杉磯來,真切的細節多於想像,他可以看到Sebastian桌上的那杯咖啡旁擱著兩顆奶精球包裝,糖包被撕了開口倒在一旁。當然他還聽著音樂。Chris對認出了他但沒有引起太大騷動的服務生抱以感激的微笑,他不介意在私人時間為影迷簽名合影,唯獨有一種不想驚動到Sebastian的想法躍上心頭,他想把這個與他的想像不謀而合的場景記在腦中,Sebastian獨自的時光中可以不需要有Chris的加入,他亦將獨佔此刻,成為一個人的事。Chris讓自動門在面前滑開,桃花心木步道從腳下延伸出去,他端起杯子撥開塑料開口,意外發現被咖啡熨熱的隔熱紙上面寫著: “給隊長”。

 

  第一個晚上的理由用罄後,Chris沒有想到他還會在咚咚敲門聲後看見露出尷尬笑容的Sebastian。他換了一套衣服,他們的距離太近以致於Chris能聞到剛洗完澡的那種潮濕味道。Chris讓開身體讓Sebastian進來,他的袖子擦過Chris的手臂皮膚泛起一些小小的期待,Chris關上門後決定找點事做,於是他抓了衣服用僅有平常時間的一半速速沖完澡。正聽著音樂的Sebastian看到他走出浴室後拔下耳機,他笑著指了指Chris放在床頭的咖啡說:「他們的咖啡挺不錯的。事實上我整個晚上都在那,我沒看見你?」

  Chris拉著垂在胸口的毛巾,他確實有看見Sebastian的話到了嘴邊又吞了回去。Chris開始設想他們會怎樣,他們會躺在床上聊著一些無邊無際的話題,說累了道聲晚安背向對方掙扎著試圖進入睡眠,星期一醒來又投入忙碌的拍攝,等到電影大功告成後返回各自的生活。因為忙碌他們會忘了這個夏天,也許在續集開拍後他們又想起了數年前的插曲,用一抹悼念當年的微笑帶過,一旦Chris Evans的Steve Rogers死去,這一切終究會曲終人散。Chris突然對所有的事情都不那麼感興趣了,他的世界正在急速縮小成一個點——Sebastian的嘴唇,他的髮絲,包覆在布料底下的肌理。Sebastian的眼睛在他眼前放大成一片汪洋,他跪在Sebastian身前欺身銜住雙唇。


繼續閱讀

评论(4)
热度(27)

© Platonic K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