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nic Kill

Too late to tell.

[盾冬/近代戰爭AU] Operation War Diary 1

Operation War Diary (Steve/Bucky)

Captian America Fanfiction

by Generation Kill Alternative Universe

 

亮點名字做了一點拼音轉換,可以當作sexual exchange,也可以看作OMC。


前言

 

————————————————————

 

Chapter 1: Mathilda

 

A.D. 2003

 

馬蒂達,科威特

 

  一頂黑色的Beanie帽塞在口袋裡,鼓起迷彩作戰服一小部分布料。柔軟的織物在溫差極大的沙漠可供保暖,它的外表極為平凡,上頭什麼刺繡的字體都沒有,與家裡衣櫃中色彩鮮豔的嘻哈帽、洋基隊的棒球帽等相比,可以說是枯燥且老派。有的隊員會拿奔尼帽(Boonie Cap)來承裝盥洗用具,但沒有人會選擇用一頂Beanie來裝PVS-13熱成像瞄準鏡的電池,它沒有其他用途,仍受到士兵喜愛。

 

  甫從海軍陸戰隊新兵訓練營畢業的新兵會得到唯一一套免費的軍禮服、軍常服,此後國家不會再於作戰服外的衣著上花上任何一分錢。以汰換角度而言也十分經濟實惠的Beanie帽總是最受歡迎的,輕巧、方便攜帶,最重要的莫過於它只允許偵察營的海陸使用,而等同於身分象徵的意義。在軍中,士兵的隸屬如同一個人的血統,作戰服左胸前的單位名稱是整個家族,在身旁左右的是弟兄,在這裡的所有人皆為之而戰。

 

  如果人生當中只能留下一頂帽子,除了八歲生日那頂藍色斑點的派對帽從來不列入考慮外,Bucky Barnes無疑會選擇這頂針織帽,不僅是它所代表的意義,而是還有些更重要的東西必須從那片沙漠中帶回來。

 

  位在科威特北部的馬蒂達營地橫臥著一片鮮有人涉足的不毛之地,揚著鹽一般的沙讓這裡多是灰濛一片,春夏之際還有著名的夏馬風挾帶沙塵襲擊城鎮,RCT現在駐紮在這裡,不出一個星期過敏人數就多了一成,軍醫成天抓著士兵的臉朝他們眼裡擠眼藥水,活像個嘮叨的夏令營領隊。頂著頭盔的偵察兵不顧叮嚀一面揉著眼眶,在有人車接近時舉起望遠鏡,監視著營地周遭的一舉一動。

 

  幾名新兵排成一列,在Sixta軍士長狂風般的訓斥之下差點站不住腳,彷彿沒有嚴守服儀規定對於整個尖矛行動而言是個巨大的危害。

  「五個菜鳥,平均一車一個,其中一個甚至還沒有通過測試。」在悍馬車頂上為Mk-19作保養的Toro看了看無雲的天空,Bucky用手背蓋著臉躺在車頂圓型開口旁狹窄的平台上,用Toro的說法是正在妨礙他做事,「晚餐時間所有人都戴著Beanie,你該曉得突然開出一朵奔尼帽花有多顯眼。」

 

  「Storm?別難過,就算軍士長有了新歡,他也不會放過找所有人麻煩的機會。」Sixta軍士長在士兵們間可說是聲名狼藉,他們私下稱呼他為馬鈴薯頭先生,甚或是更難聽、涉及人身攻擊的綽號。他是個只在乎儀容的愚蠢上級,在眾多別稱裡有一個就是在描述他遲緩的智商。

 

  「聽說你們二排要來新的排長?你說新來的會是和那些人沆瀣一氣,還是被軍士長欺壓到頭上?」老鳥教訓年輕上級的案例屢見不鮮,特別是以苛刻著稱的Sixta。Toro將毛刷深進槍管內掏出沙子,成天暴露在風沙下讓裡頭積了不少塵埃,為了讓榴彈得以順利擊發,這些都是他們每天的例行工作。

 

  「哪種都不好。前者代表排長是個爛人,後者太過沒用。」毒辣的太陽照得鼻頭發燙,Bucky別過臉讓陽光落在另一側,幾日來的曝曬讓皮膚表面開始脫皮,不自然的紅暈像盆打翻在臉上的顏料。

 

  「不過看看我們的連長?我相信厄運不會一直降臨在B連上。而Fucking Sixta該去學校整一整那些乳臭未乾的屁孩,我會祈禱他的調派令快點到,或者乾脆替他惹上什麼麻煩。」下士邊幫槍械上油邊強迫自己壓下腦中開始浮現的許多壞點子,他掏了掏那罐很不幸又即將宣告見底的潤滑劑,金屬色澤的罐底露出來打招呼。

 

  「沒有什麼厄運,Toro。另外恭喜你終於到了Hammond上尉的連上。但別忘了DADT[1],dude。」尖矛行動開始後Bucky不再與Toro同屬一個小隊,他現在到了A連,在他最仰慕的Hammond底下作事,但Bucky還是時常跑來找他串門子。Toro抓起空空如也的罐子砸到Bucky身上,空罐掉到地面上被風吹動滾了幾圈。

 

  「去你的DADT。我們也只有連長贏過你們而已,但在眼下這有什麼用?還是無法從PX那裡買到足夠的補給品,負責傳達士兵軍需品的上士理都不理、還要自掏腰包五百美元整修上頭扔給我們的破爛悍馬,要我們用這坨shit作戰。」

 

  越是舉例就越讓人聽不下去,這些都令人無法忍受,但Bucky還是對厄運的說法嗤之以鼻,「對陸軍來說你剛才所說確實是個惡夢,但我們是第一批放出噬咬Saddam軍隊的Devil Dogs[2],什麼都得靠自己。別那麼火大,我去催一催補給營的人。」他跳下悍馬,綁在腰間的作戰服在在沙塵中揚起。

 

  「火辣的中士,你不穿上衣服嗎?」

 

  Bucky走回來從悍馬裡撈出橄欖色上衣套上,給了Toro一個自信的笑容。

 

  營區裡停滿了近百輛的皮卡及悍馬,儘管在阿富汗時他們曾短暫使用過,但Bucky所在的二排的第一小隊最擅長的並不是陸軍常用的作戰方式,他們得逼迫自己適應。Bucky繞過軍中福利處的貨櫃車,第二小隊的隊長Gabe Jones在遠處就叫住他,Bucky朝他擺擺手,「忙著呢,Gabe。」

 

  他放慢速度,讓後頭的Jones能快步趕上,「補給出問題?老樣子了。」

 

  「他們到底還想不想讓我們好好打仗?」面對Bucky的抱怨,Jones只是不以為然的聳聳肩,這讓Bucky更下定決心要去會一會補給營的人,確切傳達迫切的需求,「據說先前交火Mk-19卡殼的經驗把Falsworth嚇得半死,他去弄潤滑劑到現在還不見蹤影,我可不想看到有人在我的車上自我了結。」

 

  「你還沒收到消息嗎,Barnes?」Jones問道。

 

  沙漠色的軍靴一頓,Bucky瞅著他湖水綠的眼睛無奈地問:「有什麼又是我沒被知會的?」

 

  「負責第一偵查營補給的連隊在早上出了意外,燒了一輛補給車,我們所能得到的就是現在這些了,MRE、電池、濕紙巾、薯片……啥都沒。」

 

  Bucky發出挫敗的呻吟,Jones粗暴地勾了一下他的脖子隨即放開,「共體時艱,pal。走吧,Phillips上校要見二排的隊長們,Dernier和Lovell八成已經到了。」

 

  營長的作戰指揮中心是個開放式空間,最前頭的地方擺著白板,上面貼著一張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地圖。連長及排長們在行動前會被聚集在一起開會,只有少數的時候會由營長直接對士兵下達作戰指令。來到駐紮的第三日,二排還是沒有見過他們的排長,這讓他們的演習又推遲了一天,這些日子都是由Bucky作為一個暫代職務的NCO,下達指令都要經過他的層轉,縱然陸戰隊員只能聽令,然而軍官卻是需要背負所有作戰成敗結果的角色。

 

  一走進棚子搭成的指揮中心,站在營長身旁的軍官讓Bucky愣了愣,對方的視線跟隨著直到他就定位。

 

  時隔兩年,Steve Rogers再度見到James Barnes時,第一個躍入他腦中的念頭是:瘦了點。他們在還不大會說話的年紀就認識彼此,卻在Steve開始服役後幾乎斷了聯繫,起初他寄到Bucky手中的信從未獲得回覆,僅能輾轉得知異地的消息。Steve認為Bucky總有他的理由,他也不曾去埋怨過身在戰地的Bucky,把責任攬在肩膀的是這些在前線與砲火共存的士兵,生死一瞬。他曉得戰爭是什麼模樣,卻不曉得阿富汗的。

 

  面向刺眼的陽光讓Bucky瞇起眼睛,他不認為幾天的一成不變可以幫助他了解即將要入侵的國家,但Steve不一樣,這個他認識的時間比一輩子的一半還要長的男人,不太常露出嚴肅的表情,髮色比現在還要更淡,折起的袖子露出的手肘膚色也不是較深的蜜色。

 

  Bucky嚥了唾沫潤潤乾澀的喉嚨,他的水喝得太少,只因為指揮營要求他們節省資源。

 

  「先生們,這位是Steve Rogers上尉,之前同樣是在科威特服役,相信你們都已經知道了RCT-1的意外事故,Rogers上尉在那裏暫代了一些事務,因此才沒有辦法能在第一天就與各位會合,明天的演習輪到二排上場,好好的幹。」Phillips雙手背在身後,鷹隼般的雙眼掃過在場的隊長們。

 

  Steve踏出一步,接著Phillips說下去,他的眼神從最右邊移到最左,視線交會時微幅點頭,「今後將由我來領導你們,與你們共事會是我的榮幸。希望各隊長可以協助我快速了解整個二排的弟兄們,我歡迎所有批評與指教。」最後一句話他看著Bucky說完,直射的太陽讓Bucky開始有些光暈眩,炸開的星花讓他看不清楚對方的表情。

 

  「上尉,如果你需要一個帶頭的,Barnes的小隊會是很好的選擇。冬兵,吭?」看來冬兵的名聲也傳到了Phillips耳裡,Dernier和Lovell感覺在偷笑,他們花了半秒相傳遞眼神,而從不瞎攪和的Jones紋風不動的站在一旁。

 

  「承蒙長官您。」Bucky道。

 

  「下午一些排可有得忙了,現在解散。」Phillips看了眼Steve,最終下令。

 

  Steve跟著他們一起離開,Dernier開始問他之前服役單位如何,聊過幾句後Lovell很快地決定他們新來的上尉值得信賴,接納這名年輕的指揮官。

 

  Bucky的思緒則是飄到幾周以前,Steve收到調派令時曾寫信告訴他這件事,幾天後他收到信就立刻致電到Steve的布魯克林家中,遠在大洋的另一頭抓著話筒無理由的惴惴不安,飛快地在腦中組織語言。

 

  然而那時的Steve正忙著處理一些雜事,根本不在紐約的他理所當然地錯過了這通遠洋電話,Bucky失望之餘又鬆了口氣。種種的因素讓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再再錯過與彼此問候的機會,更別說是無法回信的原因,Steve沒問,Bucky也就沒說,彷彿有共識般地認為長大就是如此,現實正是如此,戰爭更是如此。

 

  「Jimmy!Toro告訴我你去找PX的麻煩,居然沒叫上我真是太不夠兄弟了!」看來Dugan終於帶著Falsworth全營上下尋找LAS潤滑油功敗垂成地回來了。

 

  「誰他媽是Jimmy?」Bucky彷彿從眼鏡蛇直升機上掉回現實,但Dugan沒有像平常一樣繼續煩Bucky,他發現Steve時像是遇到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拍打他厚實的臂膀,歡快地道:「看看這是誰!」

 

  「你帶過Dum Dum?我以為像他這樣嘰嘰歪歪的人會被特別拿出來提到呢。」Bucky終於看向Steve,像是才剛發現Steve在這裡。

 

  Steve的笑容逐漸延展開,彷彿亙在他們之間七百多天的日子在Bucky開口那一刻起化成一顆不起眼的沙礫,科威特的沙漠頓時有了海水的顏色。

 

  「一陣子不見,Dum Dum,」他快速回答Dugan,再看向主動提起那些信件的Bucky,「事實上我有不帶姓名的提到。」

 

  「在這段時間我以為摸清了你的底細,怎麼去趟阿富汗回來就變成冬兵啦?」Dugan的眼神在他們之間逡巡,Bucky給了他多說無益的眼神,Steve在他們兩個背上各拍了一下。

**

  壁壘分明的軍士及軍官在用餐時不能坐在同一張桌子上,二排像是綁在一塊的生命體,吃飯時一同坐下,時間一到全部的人站起來一同離去。有人在經過軍官桌時用膝蓋重重頂了Steve的背部,讓他差點把麵包丟到湯裡。

 

  「Rogers上尉,本營的食物不合胃口嗎?」Phillips狐疑地看著他。

 

  「很好,長官。」Steve連忙回答。

 

  少數走出營帳的士兵在偷笑,不用想也知道始作俑者是誰,Steve跟著掛起一抹不明顯的微笑。

  Steve在1900時找到坐在悍馬引擎蓋上的Bucky,他戴著Beanie帽縮在迷彩服裡往旁邊挪了空位給Steve。七歲的時候他們躺在房間分享同一本童話書,一千零一夜的故事讓他們看得目不轉睛,Bucky宣布他想去看大峽谷的沙漠,Steve告訴他撒哈拉比大峽谷的沙漠還要大得更多。十五歲時Barnes先生在後院的空地架了籃球框,他們花了所有課餘時間在那裏。兩年前Bucky加入海軍陸戰隊,投入持久自由行動,Steve也取得了IOC資格,沒有到阿富汗作戰而是被遣往科威特。

 

  他們並肩齊行直到站在不同土地上,身邊來來去去許多弟兄,所有人都有許多沒說的事,卻還是能成為戰場上最信任的伙伴,心裡都很慶幸是對方站在這裡。

 

  「據說這裡是最接近文明搖籃的地方,」視線並沒有落在遠處的地面上,靛灰色的天空預告了下一波的沙漠風暴正在接近,「這裡的人卻沒能清掉上場戰爭留下來的殘骸。」

 

  「戰火在這裡延燒了數百年,當我們在家裡啃薯片欣賞電視節目,很多人過著電纜及管線被戰火波及而無水無電的日子。不只有交戰國受到衝擊,科威特的情況也連帶受到影響,在這裡見識到的混亂讓我很難想像別的城市會是什麼情景。」

 

  「這算是一種自省嗎?你還真是一點都沒變。」Bucky看著Steve的側臉,營地微弱的燈光讓那雙藍色眼睛透亮起來。

 

  「我們有必須完成的任務,僅此而已。」Steve鬆開還抱在胸前的雙手,颳在耳邊的風沙讓他身手揉了揉耳廓。Bucky走在他前頭,邁了幾步後停下來轉身看著他。「快回去吧,起風了。」Steve對他說。

 

  Bucky掏出插在口袋裡的手放在腰側,「我總得知道你是不是有跟上來。」他走上去想把Steve拉近一個擁抱,讓蓋著耳朵的帽緣蹭著Steve的髮鬢,距離近到他們都可以嗅聞到彼此身上沙漠特有的味道。然後他可以向Steve解釋過去那杳無音訊的一年,但Steve看起來並不是那麼在意,他表現得像是他們還在布魯克林隔三差五地到對方家中蹭飯、叨擾般,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或者更糟的,這並不足以構成一個問題。Bucky希望這是個問題,是的,他盼望是,以證明這個思念與說不出口的感情不是只有他一個人。

 

  最後Bucky在Steve跟前停下來,眼神從悍馬保險桿移到鞋尖,再看向空蕩蕩的黑暗,那裡連棵提供目光定著的路樹都沒有。這是個未經深思熟慮的決定,他該在離去時永遠也別該死的回頭,他會把事情弄得更糟,好像原來就已經一團亂似的。

 

  「我會跟著你,Buck。」Steve說,Bucky笑著退了一步,說服自己這就是他想要的。

 

——

 

[1] DADT:“Don't ask, don't tell”,指美軍1994年至2010年間對待軍隊內同性戀者的政策。Hammond上尉的全名是Jim Hammond,Mavel原作中的初代霹靂火,Toro則是擔任他的助手。

 

[2] Devil Dog:專指海軍陸戰隊員。


评论(8)
热度(36)

© Platonic K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