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nic Kill

Too late to tell.

[盾冬/近代戰爭AU] Operation War Diary 2

Operation War Diary (Steve/Bucky)

Captian America Fanfiction

by Generation Kill Alternative Universe


前言、結尾稍作修改的Chapter 1


————————————————————


Chapter 2: Oscar Mike

 

  海陸偵查營B連二排的五輛悍馬在顛躓的砂石路上粗獷前進,車輛維持著速度和五十公尺的間隔。舉目可見泥黃的地平線將沙漠與天際切割成兩塊,天空如畫般延伸到地表淡成蒼白的藍竟不顯得突兀。格格不入的始終是人,有人落地生根,有人帶來戰火。在南科威特Steve Rogers見識到並非所有拿槍的傢伙都全盤了解整件事情,不,就連他也不明白,將軍的計畫如同一張攤開來下半部卻被蠹蟲蛀蝕掉的地圖,讓人看不清楚全貌。作為一個夾在上級與士兵之間的排級指揮官,他必須要更能保持清醒。

 

  “Avenger[1],這裡是Avenger 2-1”

 

  四輛T55在一點鐘方向,兩公里開外

 

  通訊兵兼第一車駕駛剛在無線電裡清晰地宣布完敵人坦克的位置,偵查營B連二排的五輛悍馬正迫近目標,5.56毫米口徑的槍管不帶善意地探出車窗,準心在坐落在兩百米外的建築物上掃描有無存在武裝人員,狙擊鏡裡的世界一片慘綠,沒有黑白之分。

 

  「左邊有接觸嗎?」左後座的Morita詢問道,Bucky沒有糾正他必須時刻注意自己的防區,他們是Recon,偵察與洞悉是活命的根本,一旦評估錯誤導致無法修正,沒有人會伸出援手。

 

  「Falsworth!右邊接觸,榴彈部隊,兩點鐘方向。」Bucky說道。

 

  站立在悍馬中的Falsworth迅速轉動Mk-19砲口向四十五度角,榴彈掃射擊發聲不懈地迴盪。

 

  若要細數距離上次置身交火區的時間,正好是不短不長的三十六天,頭盔的深色帽帶緊扣下頷,揚起的風沙與刺目的陽光都不能讓Bucky閉上雙眼。他要做的僅是將目光鎖定上狙擊鏡,步槍上膛後準備擊發,他甚至可以感覺到在側臉挨著M4槍身扣下扳機,那股怪異且不合時宜的歸屬感及胃部灼熱作噁地攪動。

 

  「目標清除,中士。」Falsworth回報道。

 

  與此同時,沉重而不同於Mk-19榴彈發射器的咆哮聲由遠而至,抬頭望向天際,在隊伍上空,幾架機械翼龍打著螺旋槳從頭頂上呼嘯飛過,它們來到那幾輛大難臨頭的T-55坦克上頭射出飛彈,竄出的火舌如同一頭巨獸吞噬獵物,擁有深綠塗裝的車體爆裂開來,一時殘骸肢解四散。

 

  這裡是Avenger 2,我們殲滅了軍車。要求直升機往北掃描兩側尋找可能目標

 

  這是Steve的聲音在向無線電回報,Bucky看著AH-1眼鏡蛇直昇機提起機身側身飛過,M4A1卡賓緊握在手上,乘坐的皮卡輾過戰爭殘骸猛地顛躓,他將視線拉回防區時聽見的第三小隊發現敵人下一波的攻擊。

 

  這裡是Avenger 2-3,敵人步兵潛伏,四點鐘方向,崖徑附近

 

  消息來自Dernier的小隊,一陣混亂後只見第三車的悍馬急速偏離路線,在前頭的2-1-Alpha小隊聽到了士兵負傷的大喊,疾馳中的悍馬慢下速度。Steve所在的第四車清楚看見2-2與排頭已經脫離得太遠,無法繼續維持五十公尺的間隔。

 

  “Avenger 2-2!狀況如何?完畢

 

  Bucky空出右手按開無線電,他感覺到後方的2-1-Bravo分隊緊跟在後,揚聲提醒Dugan注意距離。

 

  “2-2受到攻擊,S4B受傷,完畢

 

  Falsworth回頭探望受伏擊的第三車,悍馬駕駛猛催油門,迂迴的路線在沙地上噴出塵霧,「Storm被擊中了,2-2正在跟上。」

 

  前進、前進!離開伏擊區!

 

  “2-3,為2-2開路

 

  Steve的呼叫結束時電子鐘的冷光恰好顯示0815,Bucky的手指離開扳機,讓第一小隊緩速停下,Falsworth將消息大喊著傳遞出去,二排的悍馬車隊跟在他們後頭拉成一條靜止的防線。Bucky踢開車門,帶著人跑到第二小隊事故地點,2-2的人都在大喊著軍醫。

 

  看起來對每件事很嚴肅的軍醫“Doc”Bryan把人撥開,他看見下士Storm倒在他的小隊長Dernier中士身邊,Doc正在等待Dernier提供傷患情報,中士看了看Doc,語氣毫無抑揚頓挫地對他道:「別浪費嗎啡,我的人已經死了。」

 

  隨著火力的停止輸出,飛舞的沙塵也開始沈澱下來,幾名士兵眼眶裡瞇進了沙,他們看了看髒汙的手指和Doc,沒選擇用手去揉。面無表情的Dernier轉向Storm,在他的大腿上踢了一腳:「怎麼樣,死掉的感覺如何?」Steve下了皮卡從隊伍尾端跑過來的腳步聲與直昇機螺旋槳隱沒在雲端轟隆隆悶聲襯托出沙漠的寂寥,他看著Storm髒污的臉,他的隊員緊閉雙眼,挪動雙唇緩慢地回答Dernier:「很悲傷,兄弟。我覺得很孤單。而且,我想要起來拉屎。」

 

  Dernier拍了拍肩膀讓他起來,Storm像是剛從床上睡醒般挺起身體,擺出奇怪的嘴型像是壓下一個呼之欲出的呵欠。

 

  「別太早死,我的光碟還在你的遊戲機裡。」有誰這麼提醒時零碎的笑聲響起來,其他人問候完Storm的媽媽後開始作勢離去,Steve摘下頭盔,隨手將被汗水打濕的金髮捋到一旁。

 

  「死得非常不錯,Storm。恭喜你。」他對Storm讚賞地點點頭,Bucky的臉從他的肩膀上露出來給了Storm一個哀戚的臉,角度剛好的Dernier瞧見後彎起嘴角。

 

  「希望你把這個榮譽傳達給我姊姊,長官。」Storm挑起一根眉,開始想像姊姊比較能接受弟弟被炸成碎片還是被一槍打死。

 

  Steve笑著回過頭來看了Storm一眼,他在科威特另一地時曾見到一名士兵在他眼前被炸斷雙手,卻還是堅強地開著玩笑。這也許是隊員們不停說著渾話的原因,沒有人想把氣氛搞得悲壯,他們確實是來打仗的,沒有堅強的心靈遲早會崩潰在舉目不見盡頭的沙漠中,所有人試著幽默以對,以開懷的胸襟包容所有狗屁倒灶的破事,他們憑藉的僅是如此。Steve揚聲對四周道:「Gents,二排的演習到此結束,請所有隊長過來集合。」

 

  人群三三兩兩地散開,科威特的白日仍像個蒸籠,Bucky解開下巴上的綁帶好拔掉頭盔讓腦袋呼吸,他跟在Steve身後,將單兵裝備穿戴整齊的Steve看起來比回憶裡的任何時候都還要高大。

 

  四個小隊長、Steve、以及二排的槍砲上士“Gunny”靠過來圍繞成一個圓,Steve拿出一旁撿來的較大的石塊權當悍馬隊伍,輪流與所有人目光相交,開始分析剛才的模擬行動。

 

  「⋯⋯今天過程都很順利,一直到第三車受到襲擊時,」Steve看向Bucky,繫著耳麥的黑色頭帶歪斜地套在他的額上,「你放慢了車速,在危險區域停下來不是明智的決定。你知道的,SOP(標準處置程序)是猛攻,離開伏擊區。」

 

  「是的,但如果有比SOP更現實的方案?」

 

  Steve示意他說下去,Bucky下意識舔了舔乾澀的嘴唇,他移動石塊,將代表第三車的白石頭挪到一旁,將後頭其他塊石子推上去,「如果我們遭受襲擊,最接近的小隊可以過去查看,讓後面的隊伍替代上去火力支援。」

 

  Steve快速分析可行性,他在思考時總習慣蹙著眉頭,又舒展開來看了一眼Gunny後點點頭,「原則上是可行的,但你必須確認評估情勢時不能感情用事。」

 

  縱然Bucky不怎麼習慣Steve以長官的態度和他說話,但在朋友之前,他們是上尉以及中士的關係,因此他以頷首代替輕挑的聳肩。

 

**

 

  這些日子裡Bucky每天都可以找到空閒躺在悍馬上,看著群山般連綿整個馬蒂達營地的軍帳,既然他們整排的人都擠在一起,多如牛毛般的營帳也不知道是做何用途。有許多事都是始料未及,他從沒想過準備入侵一個國家的日子有如在家裡來回切著電視節目般枯燥,所有人都在等上頭的指示,他看過一些小學生寄來的信,有些上面甚至寫著希望他們不用打仗就可以回家,而正如Phillips上校說的,這裡沒人拿槍抵著腦門逼著你來,他從不是個理想主義者。Bucky距離二排的營帳只有幾步之遙,他瞥見一箱箱的紙箱被搬進帳篷內,Steve和Gunny的身影鑽進去時他將軍帽摘下攢在手中跳下車。

 

  劃開封箱膠帶,裡頭是一套套的迷彩防化服,用來抵禦Saddam軍隊所持有的化學武器。「現在打開防化服,它們可以有效抵擋生化戰三十天,以後不會有機會更換,請確定你的衣服是合身的。另外不要清洗、磨損或刺穿防化服,準備打一場骯髒的戰爭吧。」Steve遞著褐色包裝讓他們傳下去,撕開看起來挺令人期待的外表,叢林配色的偽裝讓許多人罵罵咧咧起來。

 

  「有人記得我們入侵的是一個該死的沙漠國家嗎?」Dugan揚聲質問,Steve給了他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看著他把Morita的那套扔過去。

 

  「太高明了,將軍讓Recon來當移動標靶,好讓陸軍少爺們可以踩著海陸的鮮血風光地進巴格達。」Morita確認了他的尺寸,日裔的小個子有些粗暴地將衣服往身上套。

 

  Bucky閃身避開他,Steve從箱子裡頭撈出一件,看了眼包裝上的尺碼後遞到他面前:「Bucky,這是你的尺寸。」

 

  「……謝了。」Bucky脫下原來的作戰服,露出橄欖綠底色的偵察營棉衫,在Steve給他一個笑容時才發現自己不自覺揚起的嘴角。Steve在他手臂上不著痕跡的拍了一下,才領著Gunny離開他們。

 

  Bucky一直目送Steve的背影直到Dugan晃了過來,他已經整裝完成,叢林綠的防化服讓紅髮看起來更加鮮豔,「我以為你們話更多一點。」

 

  「所以?」從衣襬一個一個扣起暗扣,接著是迷彩長褲,尺寸很合適,Bucky維持手邊動作一面問他。

 

  「非常不巧,在加入偵查營前我正好有這麼一個機會和Steven走得蠻近的,他時常寫信給一個人,排裡都稱呼LT、那會他還是中尉,LT的莉莉瑪蓮,她從不回信,我們都說他那是被甩了,你知道這事嗎?」關心所有弟兄們的八卦似乎是Dugan的興趣,他雙手環胸,看著替褲子拉上拉鍊的Bucky。

 

  「你如果足夠了解他就知道被甩這件事不會發生在他身上,至少在十六歲之後,」Bucky抽出一本壓在行軍包下的Hustler拍到Dugan手中,雜誌的頁角情色地捲起, 「給你個建議,多擼管,少八卦。」

 

  「你喜歡金髮碧眼的?品味真是一般啊。」Dugan低頭看著封面的金髮女郎Mandy,薄透的比基尼挑出乳尖的形狀,焦糖色的肌膚閃閃發亮,他翻過幾頁搖了搖頭。

 

  「我以為金髮是經典款,」Bucky思考了一下關於莉莉瑪蓮的真實性,再看了看十之八九是在亂說的Dugan。

 

  「就像70年代的凱迪拉克。」Dugan順著他的話說下去。

 

  「操,你還真是物化女性。」

 

  「你看這種雜誌就很尊重女士們?」Dugan嘆了一口氣,現在的年輕人啊! 

 

  「我不會被你騙的,這種話從你和從Steve口中說出來就是不一樣。」Bucky覺得他轉移話題的功力真是只增不減,大概可以歸功於marines的直線條吧。

 

**

 

  在馬蒂達營地接受訓練的六周後,James Barnes中士終於盼來了長官的一聲“Oscar Mike”[2],他們被聚集在黃沙滾滾的操場上聆聽Sixta軍士長訓話。當軍士長一喊“Marines”,士兵們則以氣勢萬鈞的“Kill”回應。

 

  不靠譜的阿拉伯翻譯讓他們在車上足足等了四個小時,V-01車的Dugan看起來很無聊,所以他不顧Bucky反對一直說話。Jones看起來想殺人,所以他的車上沒人敢說話。Dernier帶著V-03唱Joe Williams版本的Jingle Bells,彷彿他們是來度過炎熱的聖誕假期。Lovell甚至赤裸上身帶領V-05玩起摔角,Bucky以為他看到一群失控的幼兒園小朋友。

 

  等到終於有人喊道翻譯上車了,這群Recon已經沒耐心到無一不想將Saddam的軍隊殺個片甲不留,如果這是讓士兵維持憤怒的計畫,那麼軍隊辦到了。

 

  所有Avenger 2的悍馬出發,維持五十公尺間隔,四十五公里時速

 

  車隊沙漠中行徑,像一個群落的非洲象在寸草不生的荒原中遷徙。

 

  火紅的夕陽在B連抵達下一個駐紮地點時占據了半邊地平線,Steve走到各車將所有人喚來,他來到Bucky的悍馬時,Bucky、Dugan、Morita以及Falsworth正圍在一起收聽CNN。

 

  “……美國國防部長…否認正在進行停火談判。他宣稱與Saddam的唯一談判,將是無條件投降……”

 

  他們從專注的聆聽中挪開視線,放到Steve被夕舂塗鴉成橘紅色的原金髮上。

 

  「我們奉命殺戮,入侵一個充滿平民的國家。穿著軍服,或者看上去無害的農夫都有可能是敵人。如果我們誤殺平民,便會遭到群起反抗,進而失掉這場戰爭。但是我不希望這些顧慮讓海陸失去該有的攻擊性,ROE(交戰規則)如下:如果你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小隊,那麼開槍就是正確的。」Steve將雙手揹在身後,他說話的樣子像是在朗讀金科玉律,即便他們都曉得不是,交戰規則是混亂、而隨時改變的,因此他必須要讓隊員們相信,如此一來他們才能扣下扳機。

 

  Bucky的眼神看著Steve頭盔的邊緣,他的目光落不了太遠,不僅僅是因為沙漠的無邊無際,他知道Steve總會有段時間注視著他,並且希望得到他的回望。

 

  至少在這件事上Bucky暫時沒有辦法,在這件Steve還以為是正確的事情上,至少他選擇了那樣的措辭。他不曉得過去Steve殺了多少人,或者用什麼方式,在什麼情況下。他將要到伊拉克,便不該想著阿富汗,事實上他已經很少想起馬札里沙里夫了,包括那輛失速險些翻覆的皮卡,碎裂的擋風玻璃,不回信總是說著忘了帶上筆的推托之詞。就像在Steve到他——到偵察營這裡後,他亦不復夢見那頭西伯利亞馴鹿。

 

  但暫時不想起並不代表遺忘,他必須向前看,至少在此時此刻。他修正視線對上那雙湛藍的眼睛,不合時宜地訝異於它們竟尚未被夕陽染成鮮血般的赭紅。

 

——

 

[1] Avenger:B連二排的無線電呼叫號,在原影集中為Hitman

 

[2] Gunny:等同於槍砲上士的暱稱

 

[3] Oscar Mike:指部隊或單兵等作戰單位正在或開始移動,On the Move,依照北約音標字母取其O和M的意思。

 

[4] Steve帶領的二排總共有三個小隊,五輛悍馬: 

Team 1

 V-01 Team Leader Sergeant James"Bucky" Barnes

 V-02 Squad Leader Sergeant GabeJones

Team 2

 V-03 Team Leader Sergeant Jacques Dernier

 V-04 Platoon Commander Captain Steve Rogers

Team 3

 V-05 Team Leader Sergeant StevenLovell

 


评论(2)
热度(36)

© Platonic K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