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nic Kill

Too late to tell.

House At Pooh Corner 1-2

配對:Chris Evans/Sebastian Stan

分級:PG

警告:kid!fic

A/N:Already Home番外,可以當作獨立的故事閱讀。靈感來自整裡音檔時發現資料夾裡躺著一段Chris唱House At Pooh Corner的音頻,想像著Chris對著寶寶唱這首歌真是可愛到要了我的命!這裡只有水管的連結很抱歉,唱歌的視頻在此





————————————————————


1

 

  走出星巴克時Sebastian打開外帶杯蓋,讓飄浮在咖啡上頭的細緻泡沫棉花般在眼前蓬鬆展開。有時候他就喜歡做些無意義的事,為什麼不呢,鑒於星期六列車上的美好下午,金色的陽光像罐打翻的蜂蜜灑滿窗櫺,直接與嘴唇親密接觸的綿密咖啡泡柔軟溫熱,嚐起來像是Chris。倒不是說Chris是苦澀的,這麼一來應該換成可可泡更適合他,連顏色都溫暖了起來。Sebastian並不介意Chris有時從他手中搶走sweetest kid on the planet的頭銜,Chris就是個童年拉得太長的孩子,而孩子正是天使與魔鬼的綜合體。

 

  波士頓已經快要成為生活、啤酒及性愛的代名詞——都怪Chris Evans。Sebastian一手按在搭在肩上的背包揹帶,站在台階前透過帽簷盯著熟悉的桃花心原木門事不關己地偷笑,彷彿他並沒在期待Chris的新床單圖案。

 

  他拿出手機撥出常用聯絡人頁的第一個號碼宣佈自己的大駕光臨,電話另一頭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以及Chris明亮的聲音,接著是咚咚的腳步聲踩在階梯上,很快的動靜便來到玄關,Sebastian將手機滑進牛仔褲口袋,大門也在此時應聲開啟,Sebastian的嘴形成一個滑稽的“O”型。

 

  一個縮小版的三頭身Chris Evans伸長短短的手因為搆不到門而在賭氣地吐著口水泡,藍色的眼睛像是融化的霜淇淋,Sebastian的驚訝轉變成一隻翩翩飛舞的蝴蝶來到一大一小面前,他看著嬰兒柔軟的頭頂,再看看抱著他的男人。

 

  「Patrick, say hi to Uncle Seb.」等身大小的Chris舉起嬰兒小小的手揮了揮。

 

  Patrick給了Sebastian一個濕漉漉的大大笑容,他說了一嘴流利的嬰兒語,口水滴在綁在脖子下的圍兜兜上,在Sebastian也回以同樣燦爛的笑容停止在Chris懷裡不斷踢踏的雙腳。

 

  Chris和Sebastian交換行李和寶寶,Sebastian讓Patrick坐在他的膝蓋上伸長脖子左右顧盼:「這是怎麼……?你有訪客嗎?」Patrick正把手指當作雞腿津津有味的啃著,Sebastian可以看到他下排牙齦冒出兩顆米粒般的牙。

 

  Chris蹲在兩人坐著的沙發旁,趁著拯救Patrick自己手指的空檔,將剛才匆匆拿到廚房消毒的蘇菲長頸鹿塞到手中,Patrick立刻開始往蘇菲的頭頂進攻,用嬰兒唾液在上面標示領地。「Shanna和我媽今天都有事不能照顧他,你不會介意吧?」

 

  「聽起來比較像是你自告奮勇,」Sebastian對Patrick努起嘴,「對不對?Uncle Chris終於逮到了和我獨自相處的時間,我真是愛死了他用鬍渣磨蹭我的頭頂!」奶聲奶氣的聲音讓Chris大笑,看著兩個大人笑起來的樣子Patrick更樂得尖叫,孩子最可怕的一點就是他們嗨起來完全不懂得控制,至少Sebastian下次會記得在把臉靠近Patrick時先繳械下他的蘇菲長頸鹿。

 

  Patrick似乎對Chris趁機在Sebastian被蘇菲砸出的紅腫處啾地親吻一下很感興趣,當Chris抓住Sebastian的肩膀將這個玩笑性質的吻變成一個落在唇上的思念時,Sebastian甚至忘了他和Chris中間還有一個小麻煩在好奇的觀察他的Uncle們,直到Patrick用咿咿呀呀張顯自己的存在感,Chris的手從Sebastian的肩頭滑至膝蓋側,Sebastian有些愧疚地看著他純潔的學齡前新朋友,Patrick的橘色嬰兒食品吐了他自己一身,打破還稱不上是尷尬的氣氛。

 

  「他不會記得的,」Chris沒頭沒尾的說,他從Sebastian手中抱起髒兮兮的Patrick往浴室裡邁進,Sebastian跟在他們後面。「嬰兒記憶力還沒有那麼好,就像他回家總是忘了帶鑰匙的Uncle Seb,說不定你Uncle就是喜歡被迎接?」

 

  家。Sebastian在心裡輕輕掠過這個詞,他帶著笑意靠在門框上看著Chris熟練地解開寶寶的衣服,Patrick正躺在平台上對空氣練著拳腳。「你需要我幫你拿什麼嗎?」

 

  「乾淨的衣服,毛巾,還有幫寶適。在我房間的小象袋子裡。」

 

  「Okay.」

 

  Sebastian在Chris說的包包裡拿了兩條粉藍色的布巾,他回到浴室時發現Chris正和坐在嬰兒洗澡盆裡拍水的Patrick玩peek-a-boo。

 

  小男孩咯咯笑著讓Chris撓他的圓滾滾肚子,Sebastian帶著笑容看著玩得不亦樂乎的舅侄二人:「你看起來像是個笨蛋爸爸,寶寶會著涼的。」

 

  「但他不是我們的小孩,」Chris說,Sebastian以為有著什麼如鯁在喉,後來他發現那是一根扎在心上的刺,像是Chris在提到“家”的時候,那個不大但埋得深的缺口會隱隱作痛。Sebastian吸吸有些堵塞的鼻子,Chris看向他的時候像是他沒提到任何會讓Sebastian刺痛的話題,儘管他們心知肚明。「Baz?麻煩給我……」

 

  「噢,在這。」Sebastian回過神來將手中的毛巾遞給Chris,看著他將Patrick裹得嚴實,像是送子鳥袋子裡的小飛象。

 

  Chris在他床上幫寶寶穿衣服、擦護臀霜及包紙尿布,一邊低低唱著House At Pooh Corner,兩雙藍色眼睛互相對望,Patrick打了個驚天動地的大呵欠。

 

  「累了嗎?小傢伙。」

 

  「小Patrick也覺得Uncle Chris歌聲太無聊了,幸好他長大後選擇當演戲而不是去當歌手。You know?他在這行幹得挺不錯的。」

 

  「只是不錯?」

 

  Sebastian回頭好笑的看了Chris一眼,他從小象袋子裡拿出毯子幫已經半瞇著眼睛的Patrick蓋好肚子,拉起蹲在床邊的Chris。「有人得意忘形了嗎。」

 

  Chris翻過Sebastian的手掌,那上面除了左手食指上的一枚戒指外什麼也沒有,但他們一起看著空蕩蕩的手心,彷彿它們曾經抓著什麼。

 

  「Shanna晚餐過後就會來接走他了,我們等到那之後再吃飯嗎?」Chris的臉慢慢湊近Sebastian,Sebastian低頭讓他們的額面相觸,雙手交握。

 

  「我都可以。」Sebastian在Chris嘴角上啄了一口,Chris鬆手捧住他的臉龐,在能與兩片唇瓣重逢之前他們同時瞄到床邊的Patrick翻了個身,兩位作賊心虛的大人立刻從彼此身上彈開,Chris心有餘悸地把差點滾下床的小侄子挪到床中央,放輕動作拉著Sebastian退到起居室。

 

2

 

  Shanna沒讓這一對本該好好享受兩人世界的Uncle等太久,莫約八點鐘Chris和Sebastian便已經換好衣服,漫步到這一區唯一一家開得比較晚的複合酒吧吃飯。

 

  四年前洛杉磯的夏夜被時間的晚風吹得老遠,如果以忙碌的工作回顧,這一千多個日子只是轉眼一瞬,他們第一次一起走在這條街上也宛若昨日。因為一個預謀的意外順水推舟地走到今日,如果其中出了差錯,或者上帝終於在午睡中醒來將他們分開,Sebastian絲毫不感意外。

 

  他曾經想著,先有今日,再去想明日如何。跟著指針行走的當下才是一個人能掌握的,要清醒著,但別想得太遠。

 

  如果回到那個充滿啤酒與烤肉味的沙灘,以那個時候的心情看後來發生的任何一步,哪怕只是Chris的吻,爬上他腰間覆著薄繭的手掌,甚至在未來和某個人成立一個家,養一隻像East的牛頭犬,甚至是擁有他們自己的孩子,皆顯得光年般遙遠。

 

  身側的Chris拿著塑料湯匙在Sebastian化到一半的霜淇淋上刮了幾口塞到嘴裡,甜膩的香料冰霜在嘴裡流轉。Sebastian讓Chris在無人的第五大街上品嘗他嘴裡的那一份,他握著甜筒餅乾的那條手臂拉伸開來沒讓霜淇淋沾上衣服,黏膩的奶昔滴在人行道上。

 

  一些Chris Evans和Sebastian Stan在約會的消息在小報早已不脛而走,他們不承認也不否認,在一次的首映會訪談中Chris說了一句“Truth well told“,被部分輿論揣測為等同於間接承認了這些花邊新聞。

 

  跟隨你的腳步,讓他人去說吧。前提是那是你想要的,腳步聽的是心說的話。

 

  Sebastian鬆開Chris的領子,他將手上吃得差不多的甜品扔到人行道旁的回收桶,他們回家繼續完成比吻多更多的事。

 

  這些只存在於兩人之間竄升的熱度,耳鬢廝磨,堆積在耳邊的絮語,都不關這個世界的事。

 

  激情從不消散殆盡,只是身體累了潛伏到心靈裡。歡愉的潮水襲向以床鋪為沙灘的人們,Chris朦朧地望著Sebastian光裸的背脊,他將胸膛貼了上去,雙手環在Sebastian肚子前。Sebastian像是一顆融進咖啡裡的奶精球陷進Chris懷裡,Chris的吻落在頸脖上,慵懶的嘆息自肩頭滾落。

 

  擁抱裡的身體如豆子擊落在鼓皮上的戰慄仍在持續,Chris撐起身子,輕薄的淡黑色影子壟罩Sebastian半邊身軀,他仍埋在對方身體裡,挪動的時候Sebastian唇邊洩出低低的呻吟。

 

  Sebastian扭過頭來讓Chris能含住他的唇,Chris退出後Sebastian翻過身與他面對面。Sebastian的雙眼是沉沒在湖底波光粼粼的星辰,他眨了眨那雙眼,讓Chris攫獲不到裡頭美麗但哀傷的寶物。

 

  「怎麼了?」但提問的是Sebastian,他輕觸Chris的臉龐彷彿稍加施力就會把他弄碎。

 

  「我希望我所給予你的,都是你所想要的,好嗎?我答應你。」Chris的眼裡裝載著一場完美的性愛過後不該有的、那些簡直要將Sebastian的心給撕碎的情緒,這很可能是他造成的,因為Sebastian他媽的想要的太少了。

 

  問題並不是Patrick帶來的,他的裹足不前在於即使Chris給了他家裡的備份鑰匙,他也從沒有用它打開過Chris的家門一次。

 

  Sebastian想說些什麼,最後卻只能在Chris的懷抱裡頷首,心裡想著他何嘗不想給Chris所有他想要的。



tbc

评论(4)
热度(57)

© Platonic K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