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nic Kill

Too late to tell.

[盾冬/近代戰爭AU] Operation War Diary 3

Operation War Diary (Steve/Bucky)

Captian America Fanfiction

by Generation Kill Alternative Universe


這一章marines扯淡內容有點沒衛生XD


Intro+Ch1-2


————————————————————


Chapter 3: Avenger 2-1


  關於鄉村音樂,Barnes中士始終不像Jones中士那般嚴格,底下的下士曾經向Bucky抱怨他的隊長從不讓他們唱,理由是那會影響士氣,用Jones的說法就是,如果他的人扯著嗓子唱起鄉村歌曲會讓他的專注度降低,那麼他可能就會錯過發現路邊的伏擊,而無法即時向上尉匯報情況,只聽排長命令行事而不知情的冬兵小隊就不會停下那輛該死的悍馬下車偵察,他們可能會中伏擊、或者更慘的遭RPG火箭筒給擊中,二排就會完蛋,連長就要向下士的媽媽解釋解釋為什麼她不信耶穌的兒子不能回家過復活節。《Mama Don't Let Your Babies Grow Up To Be Cowboys》?不,世界上沒有牛仔,下士,所以牛仔歌曲也不行。

 

  Bucky轉述時Dugan一直在笑,他轉動方向盤,帶領二排的悍馬拐入右邊的岔路。對Dugan來說Bucky是個不錯的人,但有些捉摸不定,有時他會和大家一起起鬨,有時只是默默坐在一旁做他該做的事。他認為Barnes中士的經歷將他分成兩個部份,一部份是那個布魯克林來的孩子,喜歡NBA和洋基隊,一部份是軍人的他,安靜,迅速,有時還很致命。但一個人不會只有一個身分,以他自身來說他是個丈夫,是個父親,但在戰場時他會盡量避免去想起家人。所以Jones不喜歡鄉村音樂。

 

  “Mamas, don't let your babies grow up to be cowboys”

 

  “Don't let'em pick guitars—”

 

  “Avenger 2-1?”

 

  “這裡是Avenger 2-1,抱歉,長官”

 

  Bucky關閉無線電,V-01除了他以外全部的人都在大笑,中士專注於他的右側,漾開一個沒人發現的笑容。站立的Falsworth低頭瞥了中士的凱夫拉頭盔,再望向一覽無遺的公路,沒有鋪上柏油的沙地一望無際,他有種完全倒置的心情,彷彿他們就像個先驅者,到文明的搖籃開疆拓土而不是殺戮。他們是來讓這裡的人們過得更好,終結獨裁者Saddam,Falsworth簽下與軍隊的合約時這麼想。

 

  「下一句是什麼,Dum Dum?」Morita問。

 

**

 

  工兵鏟在淺層沙地翻出顏色較深的土層,鏟尖往更深處沒入時潛藏在底下的堅硬石子對挖掘工程造成些微阻礙,穿著防化服的海陸隊員用力踩了幾下將鏟刀深入土壤,斗大的汗水滴落在沙地上,不停歇地挖掘用於緩衝迫擊砲攻擊的散兵坑。在毫無地勢起伏的荒原上,坑洞遠比平地來得安全。

 

  越過伊拉克邊境以來,天色漸暗之際Rogers上尉會將小隊劃分成二到三人一組輪流看哨,所有人都會和不同小隊的隊員進行組合。今晚Barnes中士的搭檔對象是Morita,以及2-1-Bravo的Jones中士,他名義上的副隊長。但Bucky更喜歡和Jones進行討論多過獨自判斷,他在他身上看見一個堅毅的軍人形象,話不算多,但絕對是最忠誠的兄弟。

 

  Morita是個有趣的人,但是Bucky從沒弄懂他的邏輯。除了東洋的外表揭示了他的父母來自於太平洋另一端的遙遠島國,他是個土生土長的美國人,說美國人的語言,參加美國人的軍隊。

 

  「戰爭的理由就是女人。一個男哈吉能娶很多很多女人,但穆斯林是個重男輕女的社會,在男女比例失衡、僧多粥少的情況下一夫多妻是不符合成本效益的。男人欲求不滿就會憤怒。許多新墾拓的土地容易造成械鬥就是這個原因,女人留在家鄉,男人外出謀生,沒有女人可以讓發洩他們過剩的精力。日本正好相反,女性要多一點。很多Otaku手指敲打鍵盤的速度比在女人身上還要靈活,他們寧願在家裡抱著動漫抱枕女友也不願意走出家門,你知道為什麼日本色情影業這麼蓬勃?」Morita低聲說著謬論。

 

  「女人那麼多的日本輸掉兩次世界大戰。」Jones提醒Morita。

 

  「在我看來是麥當勞以及電影院。如果美國人能在這片鳥不生蛋的土地架設電纜線、衛星電視,開闢速食店,提供續集坑坑相連到天邊的好萊塢電影,可樂,爆米花,沒有人會想要打仗。」Bucky放下望遠鏡,一整天下來盯著狙擊鏡讓他懷疑,他除了綠色之外已經不能再分辨其他色彩。

 

  Jones接著Bucky說:「討論『為什麼』在眼下沒有實益,重點在於解決問題的方法,而戰爭就是他媽的答案。」

 

  「這就是我們為什麼在這裡的原因。」Morita恍然大悟。

 

  「是的,沒錯,Jim。」Bucky放馬後砲。

 

  「Gabe,Gabe!你為什麼要和Barnes還有Morita瞎攪和,你墮落了嗎?」躺在附近捲在睡袋裡的突然開口,這並非代表Bucky他們聊天不懂得控制音量,而是Dugan從一開始就在偷聽。

 

  「睡你的覺,傻帽下士。」

 

  「有人去阿富汗後比我們多了一個chevron[1],長官的命令,晚安。」

 

  「中士,我內急。」Morita提著M4蹣跚走到草叢裡,Dugan只好認命的爬起來,然而距離換哨的時間也只剩五分鐘,他走到Morita方才的位置替補上去:「我不懂上尉的輪值表,每兩小時輪值一次,巡邏時間卻是零散、隨意,毫無規則,難道我們不是在敵人的地盤作戰?」

 

  「上尉向營部確認了不需要增加巡邏次數,上頭要我們節省體力,我們也只能學習陸軍的少爺兵,乖乖裹著棉被聽床邊故事早早入睡,說不定Phillips上校還會給一一過來我們晚安吻。」Bucky說道,他們簡直像是畢業旅行第一天的高中生,完全停不下來。

 

  「你害我開始想像了,你為什麼要這麼作?」Dugan打了個哆嗦。

 

  「缺乏睡眠,夥計。這是我第一個不眠的三十六小時,往後估計只會更多。」至少Bucky看起來精神不錯,營裡有些人喜歡依賴諸如Ripped Fuel之類的強效減肥藥,它有興奮劑的作用,Steve並不鼓勵他的海陸們使用,但也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Barnes,這裡的活動頻繁,你認為他們是什麼?」雙手圈著夜視望遠鏡筒的Jones問著一樣注意著遠方的Bucky,凱夫拉頭盔頂在頭上。Jones也發現只要Bucky想,這兩人你一言我一句起來可以沒完沒了。Jones與Bucky在馬蒂達營受訓六周,他的表現確實無庸置疑,但Jones還沒見識過冬兵的卡賓槍上膛面對敵人的模樣,他看過很多人,譬如他們兄弟排的排長,他是個好人,但卻不是個好士兵。

 

  「喪屍或者伊拉克民兵,大約六十人,不排除持有武器。我去轉告上尉。」那些面容泛黑的伊拉克平民搖搖晃晃地行走在黑夜中,Bucky放下望遠鏡,留下繼續觀察行人的Jones和Dugan走向指揮車。

 

  上尉的指揮車是由覆蓋著帆布的皮卡改裝而成,是二排的倒數第二台悍馬。「長官,Steve,」Steve在Bucky一碰到他的手臂便睜開眼睛,Bucky懷疑他是不是根本就沒在睡,他的眼睛在黑暗裡看起來甚至都是藍的,「這裡有些發現必須要你過來一趟。」

 

**

 

  天色一亮B連的所有海陸都行動起來,Bucky端著步槍觀察著男人的身體,一臉髒汙的伊拉克人朝他奮力比劃,像是努力在傳達些什麼,他點點頭看著男人仍在徒勞地解釋,他拉過男人的前襟讓他雙手扶地趴下,開始搜起身上可能的危險物品。Steve領著全營唯一的翻譯走過來,Meesh是一名個頭矮小的中東男人,操著天花亂墜的滿嘴官話,只有上級指揮官知道他真正的來歷,他在馬蒂達營地時告訴Bucky可以幫他在他的車上裝衛星電視,對Jones則說他曾為CIA工作,Steve需要耐下性子來等待十句話以後的真正重點。

 

  「他想要告訴我們什麼?」Steve開口前問道,這個眼神畏縮的伊拉克男人可能連AK的保險在哪都不清楚。

 

  「他們只是從巴斯拉逃出來的平民,他們很感激美國人解放伊拉克人。」Meesh告訴Steve的時候正在嚼著彩虹糖,上尉多問了一些問題,這些平民沒辦法再提供更多除了死刑隊和內戰之外的可用情報。

 

  Bucky將視線移到Doc正在處理的伊拉克人身上:「他怎麼了?」

 

  Doc取走哈吉帶著的水,搖晃了幾下後打開瓶蓋將水倒乾,一把小刀落在泥濘的土地上,他帶著不明顯的情緒對Bucky道:「A連受到了砲擊,還不確定有沒有傷患。」

 

  A連正是Toro所在的連隊,也許他吃到Charms[2]其中三種禁忌的口味,Bucky不知道在阿富汗時有沒有人告訴他記得對Charms敬而遠之。

 

  營長終於帶著命令來到他們之中,這是這次行動偵察營第一次著手處理伊拉克人民的問題,Bucky揚聲提醒Steve:「長官,上校正朝這邊過來。」

 

  B連的領導,Schwetje上尉走過來站在Steve身邊,Phillips一樣是環顧眾人後再行宣布,他說話時習慣將下頷揚起一個幅度,沉重的眼皮壓著陰摯黑眸像潭深水:「A連被三波砲火擊中,有人知道我們來了。四個小時的白晝時間內我們必須趕到下個地點,我們無法處理這些投降者,讓他們回原來的地方。」

 

  這些逃出來的平民無處可歸,讓他們回去,死刑部隊在城裡等著他們,不斷改變的交戰規則對繼續顛沛流離的平民極為不利,就算沒有受到兩方軍隊的威脅,他們出現在荒野裡樣子已宛若行屍走肉,怕是捱不了三天。然而Steve只能任憑自己毫無猶豫地答覆命令,Schwetje上尉的態度並沒有讓事態變得更好,他告訴Steve:我們有必須完成的任務。

 

  「長官,」Doc在Steve準備欲走回指揮車時攔下他,一想到這些前戰俘的下場就讓醫官的血液為之凍結:「根據日內瓦公約第十三條與第二十條,我們有義務要照顧和保護向我們投降的人。」

 

  「營部要我們駁回這些投降,」Steve對Doc確認般頷首,醫官懂的公約上校豈會不懂,儘管投降屬於戰時的人權保障,軍隊的事大多不是多數人說了算。「二排集合,我們準備Oscar Mike。」

 

  「美國人第一次與伊拉克平民的接觸就這麼被搞砸了。」Steve和Bucky都聽見了有名下士這麼說。

 

  「長官?」Bucky跟著在Steve身後,他的意思其實不是長官。

 

  Steve停下腳步回頭看著Bucky的眼睛,對他笑了笑。他不想,而且這也不是個談話的好時機,Bucky理解般點點頭。他們像是Steve初到偵察營而夏馬風即將襲來的那個夜晚,互相顧盼,並肩齊行卻不知道應該把手貼在彼此背上或是擱在肩膀上。

 

**

 

  毫無建樹的一天又將落幕,他們是擁有史上最昂貴公路旅行經驗的旅人,眼鏡蛇與休伊直昇機一通無線電隨時在側護駕。夕陽照射在沙漠上讓整片視野燃燒著火焰,Falsworth對於檢查Mk-16不遺餘力,工兵鏟挖掘散兵坑與海陸們對談的聲音此起彼落,Dernier的小隊有人在問要不要架偽裝網。

 

  Bucky坐在悍馬上查看GPS地圖,對遞給他MRE的Dugan搖搖頭,Dugan聳聳肩,逕自將裡頭的Charms扔到窗外。「怎麼,中士?」

 

  Bucky想了想,抄起捲筒衛生紙打開車門,拋下一句要去taking shit消失在Dugan視線範圍內。

 

  “Avenger 2-1-Alpha,這裡是Avenger 2,over”

 

  “Avenger 2-1-Alpha,正在待命”

 

  “我要和2-1-Actual [3]通話,over”

 

  Bucky前腳才剛走,Dugan便接到了Steve的無線電,他露出古怪的表情,精確地傳達離席小隊長的行動:“2-1-Actual呃,正在執行任務,正在上廁所,第一戰鬥廁所,over”

 

  “2-1,他回來時叫他跟我聯絡,over”

 

  Dugan掛上無線電,Sixta軍士長出現在悍馬車窗外的臉差點讓Dugan把MRE吐在他臉上,他用手背抹了把嘴角,嘗試表現正常地打招呼:「軍士長。」

 

  「我不希望有人娘娘腔的哭泣或抱怨,嘴唇上的嘻皮狗屎一定要刮掉,下士。明天出發前我希望看見乾淨的微笑。」

 

  「Aye aye, Sergeant Major.」軍士長邁著步伐離開後Dugan的心情徹底變壞,他怒斥了後面正在偷笑的Morita,後者無辜的摸了摸鬍子說自己也是受害者。Falsworth也用手指蹭著明天就要說再見的鬍子,想像沒有品客鬍的Dugan差點沒被MRE給噎到。Bucky在這時候回來解救了他們,Falsworth趁機問他任務進行的如何,年輕的中士是第一車裡儀容最符合軍事長標準的模範生。

 

  「還不錯,不太軟也不太硬,」Bucky回答Falsworth。Falsworth心有戚戚地點點頭:「太稀的shit要擦五十次才會擦乾淨。」

 

  「我不是在說這個,太軟或太硬本來就有問題,有可能是軍備出了狀況。」Bucky回頭看了右後座的Falsworth,Morita表示還要有點酸性,拉出來的時候會有刺痛的感覺。

 

  「也許只有你的little bitch asshole,Jim,因為被太多cock戳刺過。」Dugan仍然砲火猛擊,Bucky一臉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看著他的駕駛。Morita只是無辜地聳聳肩。

 

  「海陸都是群同性戀,我們只能談論這些話題。」Jones走過來靠在車門旁加入談話,Bucky回望他抿嘴頷首表示贊同。

 

  「Barnes,上尉要見你。」幾步之遙傳來Gunny的聲音,他帶來今晚只需要百分之二十五的人醒著看守的消息,順便提醒Bucky上尉還在等他。

 

  「Shit,我忘記告訴你,Jimmy。上尉在無線電上找你。」Dugan把手蓋在腦袋上,Bucky打開車門時目光在Dugan身上停留了一會,Dugan連說了兩次抱歉。

 

  戰火點亮黑暗中的沙漠,這裡的夜晚一點也不安寧。友軍的砲火正在轟炸兩公里開外的城鎮,運輸機不停在他們頭頂上往返。

 

  Steve靠在指揮車上,雙手環胸盯著遠處此起彼落的火光,凱夫拉頭盔仍然戴在頭上,在這幾天內除了去叫醒他的那一次外,Bucky沒有見過Steve拿下頭盔的樣子。並不是每個軍官都對自己的儀容有著百分百的要求,顯然Steve在這方面作起來相當得心應手,「疏散傷兵的直昇機在日落以後不停穿梭,情況沒有想像中樂觀。」

 

  「長官,該死的陸軍宣稱納西利亞已經安全了,消息都在網路上流竄。」Bucky靠在Steve旁邊,隔著防化服仍然能感受到彼此的體溫,沙漠的夜晚真的太冷了。

 

  「無論在納西利亞發生什麼,依我看我們並沒有攻下什麼。」

 

  「那個城鎮有多少人口?」

 

  「大約四十萬。」

 

  「也只能拿下少部分。我們明天要通過城鎮?」

 

  「連長並沒有命令可供傳達。」

 

  「等待真是爛透了,長官。」

 

  Steve揚起嘴角,Bucky解下凱夫拉頭盔換上保暖的Beanie帽,將頭盔夾在身體和手臂中。

 

  「你還是一樣怕冷,Buck。」Steve感覺到Bucky不自覺地更往這裡靠,他並沒有重新拉開距離或是選擇緊貼Bucky,對他們兩個人來說這樣很好,士兵和軍官不會變成朋友,他們只是因為職務關係而湊巧在這裡,Bucky是他的隊長,Steve是他們的上尉。「我大概快要習慣你只叫我長官。」

 

  「你忘了我還很怕熱。」Bucky讓身體離開指揮車,冷空氣立刻灌入他們之間的空隙。他走出幾步後轉過身來看著Steve,搖了搖頭再次迎了上去,拳頭攢著Steve胸前那塊US MARINE的刺繡將他拉近,他的鼻尖幾乎湊到Steve的凱夫拉頭盔下,「『長官』有很多意義,學著聰明點,偵察兵。」

 

—–

 

[1] Chevron:美軍佩戴用以代表軍銜與兵種的V型臂章,在建築學裡是V型房屋的意思。Dugan意指Bucky從阿富汗回來之後從下士升為中士,比他們多了一個“V”

 

中士軍銜圖示▼



上尉軍銜圖示▼



第一海軍陸戰師▼




第一偵察營▼

 

偵察營還蠻可愛的XDDDD


[2] Charms:被Marine視為禁忌的糖果,據說吃了檸檬口味,就會發生軍車拋錨的不幸事故;橘子口味帶來下不停的豪雨;吃了殺傷性最強的紫梅口味則代表有人要為國捐軀(Source

 


[3] 2-1-Actual:是指B連2排第一小隊隊長中士Banes。One是指第一小隊,而Actual指隊長,或指揮官。以後只要出現Steve(Avenger 2)呼叫2-1-Actual就是在喊Bucky


评论(4)
热度(20)

© Platonic K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