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nic Kill

Too late to tell.

“Sweetheart I lose my damn way.”



“God damn!我很抱歉,我現在才有時間查看我這該死的手機,親愛的你現在在哪?”


“五個小時了;(”


“好吧,我猜你現在像條迷失的小狗在路旁濕漉漉地瑟瑟發抖?”


“我才沒弄濕”


“我可以把你撿回家,幫你這小泥巴狗洗個熱水澡”


“你知道問迷路的人在哪是件很愚蠢的事?”


“Kid,也許你下次可以先問問Google map”


Chris等了幾分鐘手機營幕上沒再跳出新的訊息提示,他親了一下聯絡人的名字彷彿那是Sebastian的柔軟臉頰。


門鈴響了。


“開門——開門開門開門”


Chris倚在門框邊看著大包小包的不速之客挑起一根眉,來人穿著去年SDCC上他見過的那件牛仔外套,柔軟的條紋毛衣,與一頂令Chris不敢恭維的藍色毛線帽。


「找到路回家了?」


「這是一條很漫長的道路。」Sebastian向Chris眨了眨眼,Chris的目光落在眼角泛起的漣漪上。Chris讓開一條路,看著他那隻剛散步回家快樂的小狗沿著路徑愉快地跳到他的沙發上。


「Oh,C'mon,你是East嗎?」


Sebastian笑起來,他臥在沙發上伸展身體,視線低垂與Chris無語相望,嘴邊的弧度像是夕陽沒入地平線後的暮光漸趨微弱。他闔上眼,再睜開,換上一個疲憊但有所求的微笑。


「Come here.」


Chris走到Sebastian身旁,雙手插入背後彎腰給了他一個擁抱。Chris的鼻息埋在Sebastian的領子裡,熟悉的味道滲入鼻腔,是有段時間以前他很喜歡的香水品牌,但是他想不起來。Sebastian記得這個。


Sebastian在Chris收緊力道時也緊緊回抱他,想著自己要怎麼樣才能更加陷進Chris的懷抱裡僅因這樣的距離仍然太遠,想著Chris是不是能原諒他變得如此貪心。


他開始拉扯起Chris的腰帶,一截鮮紅色的配件被他抽出來握在手中時,Sebastian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老天,你到底有多愛這條皮帶?」


Chris咬著Sebastian的耳廓,一隻手探入毛料衫底下,遊走在平滑的肌膚上。


「彼此彼此,我也認得你這件外套。」


————


睡前剛好看到這張,@Never stop believing說起他根本就是走失了吧哈哈哈哈

 @2375 表示Kid你該去查Google Map啦XDDD

極短篇占了個tag謝謝包容mOm

评论(8)
热度(54)

© Platonic K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