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nic Kill

Too late to tell.

House At Pooh Corner 5-6

Via


5

 

  有些事情看似艱難,但需要的只是跨出第一步的勇氣。也許走在路途當中也會有所迷惘,身邊的人來來去去,有人留下,有人離開,但他會感謝所有一起走過的人,無論是劃著斑馬線的馬路,一座橋,一個街區,直到跳上一輛他一直在等候的列車。

 

  Sebastian並不相信一見鍾情,Chris和Sebastian第一次見到她時,Sebastian覺得這雙眼睛彷彿裝載了多瑙河所有河水,三個多月的寶寶雙腳在薄毯裡胡亂踢踏,直到她看向他。他們甚至不確定寶寶尚未發育完全的視力是不是能看清楚這個新鮮的世界,不過這個小生命完全不需要著急,她只需要像鑽出土壤的青嫩綠芽,一點一點茁壯。在未來一段很長的時間裡,Chris和Sebastian會陪伴著她,從那刻起她就是他們的孩子,而Sebastian已經愛了她許久。

 

**

 

  美國移民局的批准需要花費三個月,但這並不包含Sebastian搬到波士頓,以及與現實賽跑的時間。等到他們飛到羅馬尼亞收養機構已經是十個月後的事了,Chris笑著說,就和孕育一個寶寶一樣。

 

  這並非Chris第一次花這麼長的時間在另一個國家,當年的孤獨、無法與人訴說的心情已不復存在,他能用自己的眼睛見證Sebastian從小到大生長的國家,康斯坦察千年的變遷與文化融合寫在Sebastian的眼裡,不同角度能呈現或藍或綠,清真寺與東正教大教堂距離不過幾個街區。

 

  羅馬尼亞面積在歐洲排名位居第十二,是東南歐最大的國家。而當Chris以為他習慣了多樣貌的海港都市,康斯坦察總是會在一些小事上再再驚艷他。就像第一次在劇組遇見Sebastian時,Chris以為他只是個和多數人一樣認真的孩子,安靜,守本分,但Chris不知道他面對的是一本尚未打開的書。當他翻開第一頁,見到了令眼睛為之一亮的前言,讀了第一章、第十章、最終章,他可以將這本書揣在懷裡,向人介紹這是他讀過最喜歡的一本書。再讀了第二次,第三次,從細節當中有了不一樣的體會與感受,他仍然在無窮中探索,盼望著終點,卻又捨不得故事真正落幕。

 

  他們天天都到機構探望擁有湖水綠眼睛的寶寶,髮色是可可碎片的顏色。Chris會抱著她在庭院裡走來走去,和她說寶寶的眼睛是什麼樣子,是鑽石,還是星星,你的Daddy喜歡宇宙,所以還是小星星吧。Sebastian會描述家,包含康斯坦察繁忙的運河、在黑海腹地最大的海港游泳的童年。那麼波士頓的家呢,有一個大法官說它是宇宙的中心,別聽Daddy說什麼,寶寶當然是星團裡面的一顆星。

 

  寶寶在第二個禮拜有了名字,他們決定叫她Annabella。Bellatrix是獵戶座裡第三亮的恆星,Sebastian喜歡這個名字。

 

  「希望Belle沒有讓你想起幼稚園裡哪個女孩。」Chris讓Annabella握著他的手指,舉在她的面前晃了晃。寶寶其實能抓你抓得很緊,Chris在日後被她抓下了幾搓頭髮後終於了解到。

 

  「我才不會對喜歡的女孩子唱《Beauty And The Beast》。不過你可以叫她Anna,同意嗎,小公主?」Annabella回應Sebastian般咿咿呀呀著嬰兒語,她的爸爸們笑起來,這讓她獲得鼓勵般將話說得更大聲了,像是在說大人才不懂嬰兒的心。

 

  「我似乎沒像現在這麼想念過Patrick,你覺得我們回家之後他能幫我們翻譯嗎?」Sebastian問。


  Chris想了想:「你知道嗎,以前我媽曾經和我說過,小孩子長大就再也看不到精靈了。我想嬰兒語也是有時效的吧。」

 

  「真的?那時你幾歲?」

 

  「十一?」

 

  「老天!Evans!你真是個童年遲緩的巨大嬰兒。」

 

  機構的人員對聲名大噪的兩人給予了不錯的信任,Chris和Sebastian被允許帶著Annabella到附近去逛逛,他們一起去了附近的公園、教堂,等到她再大一些,他們可以到海邊去第一次踩踩浪花,養一隻牛頭犬陪她一起長大。

 

  「一個月太久了。」傍晚他們送Annabella回去的後沒有再安排其他活動,他們在飯店裡待上一整晚,就像Chris經常作的那樣。他正忙著褪下Sebastian的貼身衣褲,手掌在大腿肌膚上來回撫摸,膝蓋從內側頂開Sebastian的腿。Chris吻上邀請般微啟的唇,另一手固定住不斷向後仰倒的身軀。

 

  Sebastian將Chris用力按向自己沒幾秒後又拉開他,Chris索性翻身仰躺下,讓Sebastian掛著不懷好意的壞笑翻身跨到他身上。

 

  「等我們回去之後,你會開始想念那些荒誕不經的日子。」Sebastian伸出舌頭舔了舔Chris的唇,彷彿他更喜歡這麼做。

 

  「哦,是啊。我願意在2013年的洛杉磯過著土撥鼠日。武打戲的痠痛,啤酒泡沫,還有一個最大的收穫。」現在是過去不曾預見的未來,Chris想過十種不一樣的結果,最終第十一種始料未及地發生在他身上,也許Sebastian從來就是對的,別去煩惱還沒到手的未來。

 

 

6

 

  簽署最後一份文件的日子是個不錯的晴天,Chris抱著Bella穿越航廈,飛行中他一直讓寶寶睡在他的胸膛上,據說心跳聲能讓嬰兒獲得如同置身於母親子宮內的安全感,Sebastian偶爾接手過來讓Chris休息,在小傢伙開始皺起鼻子時趕緊將她塞回Chris懷裡。他在離開康斯坦察後變得沉默許多,有時候只是以虛弱的微笑回應Chris,或者看著Bella安穩待在Chris懷裡的模樣。

 

  「沒事的,Seb,她一直在睡覺呢。」Chris拍了拍Bella的背,肉呼呼的臉頰抵在Chris胸前的樣子十分可愛。Chris沒能給Sebastian騰出手來拍拍他,或是湊過去給他一個安撫的吻,Sebastian感激Chris的笑容,那是能讓一切都好起來的魔法。

 

  「我知道她很好。」

 

  當用這種眼神Chris看著他的時候,Sebastian總是如同被拋入海水逐漸耽溺在其中,就好像你是他的唯一:「我在拍攝《Push》的時候一度很徬徨,我只想把一切做到最好,拍攝我們的片子時也是那樣,壓力,期望。但那些都不一樣了,因為我能看到你就在那裡,那個穿著繁複戲服的傢伙連坐都沒辦法坐下。但說不定我能和他一起完成這個,我這麼想,然後我們做到了。」Sebastian的手覆在Chris托著Bella的小臂上,他知道Chris會這麼做,這是這些年來他向Chris學來的,「我們會沒事的,Seb。」

 

  Chris可以感覺靠在他肩膀上的Sebastian點了點頭。

 

**

 

  Evans家為家族的新成員舉辦了個派對, Scott開車來機場接他們,他老是想偷偷回頭看被的Sebastian抱在懷裡的Bella,Chris難得拿出大哥的威嚴警告他專心開車,Scott覺得彷彿自己又回到什麼都聽哥哥的話的八歲,連眉頭都不敢多皺一下。

 

  到家時Chris為Sebastian打開車門,他一眼便忘見了站在Evans太太身旁的媽媽,她們開心的朝他揮手。Sebastian緊張地笑了笑,Shanna拍了拍他的肩對他眨眨眼,Patrick在媽媽懷裡抱著禮物盒東張西望。

 

  「Patrick有什麼東西要給小寶寶呀?」Shanna說,Patrick高高舉起盒子,他現在已經是個大寶寶了,他的笑容成熟了一點,至少不再總是吐著口水泡。

 

  「謝謝你,Pap,你真慷慨。」Sebastian笑著將Bella交給Chris,代替女兒收下來自小堂哥的禮物。Shanna讓Patrick對Bella打招呼,白胖的手在空中揮動,Bella以一個呵欠作為回應,大人們全都笑了。

 

  Sebastian看著媽媽張開雙臂朝他走過來,就像小的時候他嘗試從桌子這一頭走到母親懷裡一樣。他抱住媽媽,嗅著她髮絲裡的淡淡香味,現在的他已經能展開雙手環抱住她。

 

  「哦,我真為你開心,Sebastian。」當年她帶著年幼的兒子從羅馬尼亞到奧地利,最後在美國成立了一個家,她非常驕傲自己並沒有做錯選擇,至少現在Sebastian看起來是快樂的。

 

  「謝謝你到這裡來,媽媽。」她的小男孩緊緊擁著她,無論Sebastian是不是也有了屬於他的家庭,在她眼哩,他永遠都是那個不會把腳底的沙拍乾淨才進家門的孩子。

 

  「我是為了我的小孫女來的,」她對Sebastian擠擠眼睛,Chris詢問她要不要抱一抱寶寶,她綻開了一個Chris十分眼熟的笑容。

 

  「和Granny說嗨!」Chris拉著她的手打招呼,Bella圓滾滾的眼睛看著Chris在對她說話,急著把手從爸爸那裡收回來往嘴裡塞。

 

  「等她第一次喊的是Granny而不是Papa,你就等著哭吧,」Lisa對他的兒子說,Chris憂慮地皺起眉頭,他將Bella的手溫柔地收在襁褓裡,試著想像一下接著大受打擊。

 

  Sebastian被這對母子逗樂了。「嘿,親愛的,」Lisa對他說,接著他們擁抱彼此,就像真正的一家人一樣,「謝謝你所做的一切。」

 

**

 

  房子裡到處堆滿了嬰兒的用品,他們有各種不同尺寸的幫寶適,配方奶粉,以及衣服,多到讓Sebastian擔心Bella來不及全部穿過就已經長大到不能再穿上。

 

  「我們不能剝奪你全家人想要寵Bella到她八十歲的權利,」Sebastian撿起一件裝在盒子裡的小洋裝,在手上晃了晃,「但我敢打賭這些比你這輩子擁有的衣服還要多。」

 

  「你一定要挑在這時候說嗎,」Chris正忙著把嬰兒用品歸類到正確的位置,Bella躺在剛組裝好的嬰兒床裡面揮舞著拳頭,上頭懸吊著木馬的掛飾。她的房間裡貼滿了許多星星貼紙,牆壁是溫暖的小鴨黃。「往好處想,也許我們一輩子也不用給她買衣服了。但是如果這會讓你感覺到沒辦法盡到父親的責任,我們可以想想別的解決方案。」

 

  Sebastian蹲在嬰兒床圍旁邊,看看Bella又看看忙進忙出的Chris,這個念頭在回到美國後頭一次擊中了他:這是他們的女兒。


评论(6)
热度(34)

© Platonic K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