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nic Kill

Too late to tell.

Security Blanket?



Sebastian最近被拍到時總是一臉老子已經一年沒睡覺了的樣子。其實這並不能怪他,儘管他是真的很累,累到在The 24 Hour Plays表演會場外幫粉絲簽名時差點忿忿地在Bucky Barnes照片旁的Steve Rogers臉上惡作劇塗鴉。顯而易見,睡眠不足的始作俑者當然是我們親愛的Left Boob Grabber Chris Evans。

至於缺乏睡眠的原因顯然不是某些人(諸如Mackie)腦袋裡想的那些不純潔的玩意兒,Chris Evans忙得沒時間操Sebastian Stan的事情不需要讓當事人以外的人知道。哦,是的,電話性愛很熱辣,如果能配合視訊那再好不過。但在Sebastian差點弄髒了他的Mac之後視訊性愛就不那麼受歡迎了。噢不,千萬別逼他回想,那真是太丟臉了,他也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因為不合時宜的想到他和Chris間的性事就升旗(這只是個誇飾,沒人會那麼幹的,是吧。是吧?)。Sebastian長這麼大沒想過自己會像一個slut一樣將雙腳跨在螢幕面前做給另外一個男人看, Chris非常能說,他除了說到讓Sebastian巴不得Chris穿破螢幕立刻上了他,還是假如迪士尼聽到了Chris Evans的dirty talk會二話不說炒他魷魚的那種程度。

但重點不是操,不是,不是。重要的事情要講三次。

只是Sebastian他媽的太想念Chris的懷抱了。Sebastian在走進休息室時趁沒人注意抹了把臉,掏出手機重複看著全塞滿了Chris從噓寒問暖到開始煩人的訊息:

“有沒有好好吃飯,你最近看起來好瘦。”

“紐約下半年首度32°F啦,晚上記得穿襪子睡覺。”

“你在做什麼?剛才工作人員和我說了一個企鵝的笑話哈哈哈哈哈——”

“星巴克買一送一,可惜和我分享的不是你;(”

“Sebby. ”

“Sebby. ”

“你他媽的沒事可做?”

“我想你。”


我才不想你。Sebastian在心裡回答他,如果我懂得適可而止的話,我想我會開始想你。

 

某天下午他們閒來無事,既不想做愛,也不想做任何的事。Chris坐在沙發上隨意切著電視,而Sebastian枕在他大腿上假寐,他以指腹輕輕摩娑著Sebastian的太陽穴,手指沿著輪廓向下滑到壓著他長褲布料的下頷,Sebastian輕輕笑起來說他可不是Chris的狗。

這個位置以前是East的,且永遠會屬於牠。Chris莞爾道。

我和牠借來用一用,謝謝East,乖狗狗。

從那之後Sebastian喜歡賴在Chris身上睡覺,並且會不停發問:這裡也是East的嗎?那這裡呢?

Sebastian知道為什麼East喜歡,因為足夠溫暖,而且是他們的Chris,Chris總會緊緊摟著他們。

Chris簡直就像是Sebastian的安心毛毯,小飛象的羽毛。在終於能和他見面之後Sebastian總算能好好睡上一覺,但無論嘴上再怎麼純潔地宣稱,有些代辦事項總是會被理所當然的放在睡覺之前。



——

我只是覺得他最近看起來好累,簽名那個視頻也是XD

评论(6)
热度(63)

© Platonic K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