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nic Kill

Too late to tell.

How Does 'Australus' Taste?(Federer/Nadal)

Roger Federer/Rafael Nadal,提及Novak Djokovic/Andy Murray,all lies.

Summary: Roger沒能拿下與Andy在第三盤的搶七決勝局,但是Rafa肚子餓了。

-

  Djokovic說服Nadal溜出來吃宵夜,說是前幾年他和Murray發現的,味道很不錯。這間Djokovic口中的烤肉店距離中央球場公園僅僅只有幾公里的路程,招輛出租車沒幾分鐘便可到達。烤肉店的格局像是一個開放式的酒吧,即使到了午夜時分仍有不少顧客在喝酒談天,他們左顧右盼,特地挑選了一個吧台角落、不那麼顯眼的位置坐下。

  Nadal切下一小塊肉,銀白的叉子在紅肉上按壓擠出油花,他叉起那塊看上去和牛肉並無二致的Australus,不太確定的揚起一道眉毛,以詢問的眼光看著他右手邊的Djokovic。「Come on,那絕對在安全的範圍內,」Djokovic向他保證並補充,「至少吃牠們可以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Djokovic看著Nadal表情古怪地將那塊Australus送進嘴裡咀嚼幾下,吞下的同時小小的點頭。Djokovic看到Nadal伸手主動切下另一塊Australus,才滿意的動起屬於自己那一份。

  店內開放的環境讓Nadal沒注意到手機在響,一直等到不曉得震動了幾回,Nadal才驚嚇般地注意到被他塞在左邊口袋裡的iphone,慌慌張張地撈出來接起完賽後沒收到例行簡訊而覺得疑惑的Federer的來電。


  『Rogerrrr~~晚安!你贏了嗎?』

  「嗯,」Federer瞥了一眼坐在他身旁冰敷的Murray,後者正面無表情的收著訊息,「你沒看?」

  『有啊,』Nadal停頓了一下,Federer覺得他聽到了在咀嚼什麼的聲音,「看到搶七。」

  「你在吃什麼嗎?你在哪?」

  『呣…在吃Australus,Novak說過……這很好吃!…』

  「哦,他還在墨爾本?」

  『對啊!Roger你要不要過來?很好吃喔。你等等,我發地址給你……』Nadal單方面切斷通訊,Federer只來得及看著手機屏幕上的來電顯示照片快速消失。


  「Australus?」

  「袋鼠肉。」Federer側頭看著Murray,英國人亮了亮手機,「Novak也給我發訊息了,看來他帶Nadal去了上次我們一起去的那間餐廳。」Murray把手機放回包裡且收拾東西。

  「你不去?」

  「或許,」Murray向他擺了擺手,「晚安Roger。」


  半小時候Federer出現在墨爾本的烤肉店,他輕鬆地找到坐在角落的Nadal和Djokovic,他們向Federer打招呼,Federer在Nadal左邊的空位坐下,「So, how does 'Australus' taste?」Federer問。

  「嚐起來像是有袋鼠味的牛肉。」Nadal客觀地說。

  「聽上去不錯。」Federer的回答讓Djokovic在心裡打上兩個問號。

  Djokovic在心裡吐槽兩人的同時,他隱隱約約發現Federer似乎很在意Nadal沒看完他的比賽這件事,而且原因恐怕和自己有關。呃,可是他也沒看完Murray的比賽啊!Federer人這麼好,一定是他想錯了。可是Djokovic此時卻覺得,Australus似乎沒一開始時這麼好吃了。

  Nadal注意到Djokovic自從Federer到來之後就黯淡下來的神情,貼心地以為他還在介懷昨日的失利,他看了Djokovic一陣子,最後鼓勵地拍拍他的手臂。Djokovic被碰到的同時迅速抬頭望了Federer的方向一眼,就像是在野地裡覓時的草羚查覺到了獅子的蹤跡,尷尬地與對方對上眼之際Djokovic在心裡詛咒遲遲未出現的Murray,最後他只能以期望救命稻草似地方式掏出手機,滑開後發現一封屬名Andy的訊息上頭卻冷冰冰的打著「我不去」。

评论
热度(4)

© Platonic Kill | Powered by LOFTER